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當病者私隱可以犧牲,犯罪者有什麼資格談私隱?
【獨家文章】當病者私隱可以犧牲,犯罪者有什麼資格談私隱?

朋友住在西貢,平日坐小巴出市區,總喜歡在坪石邨的「彬記」吃碗麵。然而,自從早前「彬記粥麵店」出現了新冠肺炎染疫群組,這朋友,不單不敢再去坪石,甚至整個星期都不再出市區,她還說,起碼這年都不會再去彬記了。

彬記很無辜,那位染疫的廚師也無辜,病毒無情,誰沾上,只能嘆句倒運,現今科學昌明,痊癒不難,難就難在,如何重建街坊對「彬記」這個招牌的信心?

除了彬記,還有新發茶餐廳、港泰護老院、慈雲山中心、雅蘭稻香……這些名字,跟新冠肺炎捆綁再刻進市民腦海,要擦掉,談何容易?

這幾天,還有一位私人執業醫生和一位大狀分別染疫,他們的名字大刺刺地刊於媒體並在網上被廣傳。一句公眾知情權,個人私隱就得擱到一旁,沒有人會質疑:要這樣公開名字嗎?病人私隱哪裡去了?

忽然覺得,香港人對私隱的尺度很飄忽,利己就是知情權,不利己就是私隱。

染疫者身份、所住大廈、工作地點、去過的地方……本來是私隱,但因為牽涉到追蹤病毒傳播鏈,把這一切公開,絕對符合社會利益。同理,如果黑暴也是一種瘟疫,把被捕老師甚至學生的所屬學校公開,其實跟公開新冠肺炎確診者資料一樣,是大眾知情權,是符合公眾利益的。

想想為什麼衛生署要公佈染疫者曾經出沒地的名單?就是要讓市民有所警惕,盡量少去名單上的地方。同理,家長學生是否需要知道哪間學校有播毒老師?哪間學校最多黑暴朋輩?以後選校,盡量避開這些高危地,以免孩子中招,成為黑暴新血。

作為家長,當你看到慈雲山成了疫區,你會阻止你的子女去慈雲山同學的家。同理,當你看到有學校副校長高呼「黑警死全家」,你一定會阻止你孩子成為他的學生、被他的仇恨洗腦。

所以,如果衛生署每天都公佈染疫大廈名單甚至病者身分,我想不到教育局有什麼理由,不公開被捕老師任教的學校名稱?當病者的私隱都可以犧牲,犯罪者還有什麼資格談私隱?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0
嬲爆
6
超無奈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