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鴨子游泳
教育,是鴨子游泳

2014 「佔中」那年,許多人說,香港之弊,弊在教育,小修小補已無濟於事,沒有大刀闊斧的大改革,香港教育會一直沉淪下去。


一講,又七年了,剛剛好一代人, 「佔中」那年唸中一的,今年大二了。別說大改,連修補縫針都沒有,只動了一丁點通識。


教育問題,像鴨子游水,表面悠閒,水底卻是在拚命。


大家都說,教育太複雜太廣闊,一定要從長計議。但,開始「計」了嗎? 「議」過了嗎?


幾困難的問題,只要開始,就有希望;同理,幾簡單的事,只要不開始,就永遠不會成功。


難怪,愈來愈多朋友在思索,是否該把孩子送走?內地也好、外國也好,總之,用腳對香港教育投下不信任一票。


教育局數據顯示,截至今年六月,公營中小學有近8000人退學,雖然大部分退學原因都是移民,但也有選擇內地或海外升學。家長都說,離開,是為了孩子,因為實在對香港教育失望失信心。


朋友告訴我一段教育學院畢業生的對話,A畢業生說: 「我被兩間學校取錄了,一間是band 1 名校,一間是band 3 屋邨學校, 該選哪間好?」B畢業生回答: 「梗係教band3,教band 3唔使帶個腦返工。」


聽到,能不驚訝?


這年多,因為疫情,大部分大專院校都上網課。大專大學跟中小學不一樣的地方,是有兼職講師,這些老師的薪金都是按時薪計算,於是出現一個問題,就是講師「呃鐘」。


有大專院校疫情期間因關閉了實驗室,取消了實驗課,但卻有兼職講師把實驗課的鐘錢報上去領工資,有同事認為這屬行騙,院校負責人卻不了了之, 「呃鐘」教師仍獲續聘。連教師失德行為都不介意,我們對香港教育還能有什麼期望?


朋友在職訓院校任教,他說好多教師連自律能力都沒有: 「學校返工不用打卡,於是,十點半前,教員室水靜鵝飛,十點半開始有人,十一點半準備吃午飯,兩點半吃完回來,四點後基本上走清光……好多所謂博士,給學生留個手機號碼就溜掉,說你們24小時都可致電,當然,要找他,是永遠找不到的。」


不能否認,香港仍然有好多有心教者,但當教育界充斥這種「搵食」教師,而當權的又不予以懲罰甚至淘汰,能叫有心人不灰心不死心?


教育,從幼稚園到中小學到大學、從制度到教材到教師,都是問題,不能修補,只能推倒重來,否則新一代問題孩子將再湧現。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1年7月28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1
好正
3
心心眼
1
好好笑
9
令人傷心
15
嬲爆

評論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1月前
    0 回應
    悲哀悲傷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1月前
      0 回應
      情绪指导/精神安慰/灵魂安息留言板块┪自我舒缓情绪压力,抑郁寡欢。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1月前
        0 回應
        情绪指导/精神安慰/灵魂安息留言板块┪自我舒缓情绪压力,抑郁寡欢。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