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到底還要死幾多回?
到底還要死幾多回?

女兒說起她學校的作文比賽,得獎作品,非常感人。


同學描述她母親患癌的遭遇,作為女兒,看着至親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枯竭,最後撒手人寰,連老師都深受感動。頒獎的時候,特別捉着同學的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儘管告訴我!


同學的回應卻是反高潮:哈,老師都被我騙到了?我媽健在啊,那是作文,作的。


我聽完,覺得好恐怖,趕忙問女兒:在你筆下,我可有死過?


作文,當然可以天花亂墜,但總有道德底線,有一些玩笑,你不該開;有一些話,你不該說。在作文裏詛咒自己父母身亡,就是作為子女玩不起也不該玩的遊戲。


卻原來,我落伍了。


跟一位在大學教中文的朋友說起女兒學校這得獎作品,她笑翻天:你太大驚小怪了,我教大學基礎中文,每次發下作文題目,交回來的功課,起碼有半班學生死老豆。


除了死老爸、死祖父、死外祖母,還有,母親通常患精神病、姐姐多數得妄想症、弟弟經常撞車死……總之,可歌可泣,賺人熱淚。全家不只死清光,而且年年都死一回。


有同學今年寫爸爸肺癌死,明年又再寫父親墜機亡,老師忍不住問他:你爸爸到底還要死幾多回?勞煩死法可否連貫點?


杜撰死父母還不算最離譜,有學生甚至「創作」自己從小被爸爸性侵!收到這些作文,最恐怖的不是內容,而是同學笑口噬噬跟你說:老師不要太認真,作㗎!


為什麼孩子會有這種心態?不怕報應嗎?


原來,那是補習社名師教導的奪分絕招,有咁慘寫咁慘,有咁可憐寫咁可憐,感動到改卷者,就能奪高分,而最催淚,就是自身的悲慘故事,於是,大家都忘了孝、失了德,只顧賣慘。


終於明白,為什麼中大學生吳傲雪可以站在台上向大眾作假哭訴:我在警局被性侵!為什麼學生和老師可以一出口就「黑警死全家」,因為在他們眼中,死全家只是紙上談兵的笑話。


雖說文人多大話,但怎大話,都該有道德底線。一回「佔中」再加一場黑暴,香港人的道德感原來低處未算低,香港教育生態的千瘡百孔更因此表露無遺。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1年7月21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1
好正
1
心心眼
2
好好笑
29
令人傷心
17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