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智庫召集人、民建聯副秘書長、港台青年創意聯會(商會)主席、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觀塘區議員(2008年至2019年)
作者其他博評
立足大視角看「變革香港」
立足大視角看「變革香港」

當我們在思考「變革香港」時,我們必須要知道現在的香港!那麼,從什麼視角看香港?從什麼高度看香港?從什麼維度看香港?從什麼時間軸線(縱向)看香港?從什麼面向(橫向)看香港?從什麼心理狀態看香港?未來幾篇文章,我將嘗試與讀者分享所想所思。


唐朝韓愈《原道》,「坐井而觀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坐井觀天」的寓言故事最早出自《莊子外篇秋水》,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即北海神若說:「對井裏的青蛙不能夠與牠溝通討論關於大海的事情,是因為井口局限了牠的眼界。」小學裏的井口小鳥與井底之蛙的對話故事,更是眾所周知。井底之蛙堅持說,天只有井口大,牠天天坐在井裏看天,絕不會錯的,牠寧願生活在井裏。井口小鳥告訴青蛙,你錯了,天是無邊際的,鼓勵牠跳出井來看看。


還有一個成語故事《夜郎自大》,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夜郎是漢朝時西南地區的小邦,國土小,只有一個漢朝的縣大,人口少,沒有什麼物產。夜郎邦主一直以來受到他人吹捧,自以為國大人多,天下最大。有一次,漢朝使者來到夜郎。他問使者:「漢朝和夜郎哪個大?」


井底青蛙那狹小的視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牠局限了心境,以致不願跳出狹小的環境,迎接廣闊的世界。更可怕的是「一地之主」互相吹捧,聽信吹捧,自身產生錯覺,以為外在的一切都在圍繞着自身轉動,以致自以為是地產生非我不可的錯覺,「夜郎自大」便是如此。


從自身看香港、看國家、看世界,外在是狹小的,自己生活的香港是不可取代的。香港人曾經自信,香港公務員效率世界最高;香港港口物流世界第一;香港是一個禮貌之城;香港是一個購物天堂......所以「大香港主義」一直困擾着香港人,而無視自身優勢正在消失。年長一代生活在過去的風光,年輕一代被教育成生活在想像中的過去的風光,無視中國內地改革開放的變化。約在1998年,深圳提出在深圳河套區合作發展高新科技園區的建議,被香港當時的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拒絕,如今深圳的高科技發展已拋離香港。至今還有不少香港人選擇性地拒絕正視祖國的進步。無視中國的變化,也就看不到世界的變化。


從世界從國家從香港看自身,自身是渺小的,自身雖然渺小,卻是敢於正視自身。「變革香港」的討論,必須要扭轉香港人「港不港,中不中」的畸形意識,敢於正視自身不足,就是要推動香港人從世界從國家看清楚香港所處的位置,保護國家安全,思考香港繁榮發展的方向,促進香港人生活在更公平的環境。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年2月16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