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區區議員、新民黨執行委員
作者其他博評
暴力合理化 欠阻嚇變本加厲
暴力合理化 欠阻嚇變本加厲

佔領行動中所謂和平的幻想,已在年初一晚的旺角暴亂中破滅。一直以來,筆者和不同的社會人士都非常反對和擔心香港發生佔領行動的話,最後一定不會是和平的。原因很簡單,便是就算部分參與者真心想和平佔領,可是將違法行為合理化為所謂的公民抗命的先例一開,就有人會將此歪理無限伸延。最終,必然有部分人被激化,以公民抗命為幌子,掩飾暴力的事實。

公民抗命變幌子 掩飾暴力

大家從不同電視台和傳媒的影片,可以清楚見到當晚令人痛心和憤怒情況,暴徒聚眾多次用地磚砸警員和四處放火。正如警務處長所言,丟磚頭是可以殺人的。當晚這些意圖殺人放火的行為,只可以用暴亂來形容。筆者難以想像前綫警務人員所受的傷害和壓力,對他們為香港和平穩定和保障市民生命財產的奉獻由衷的敬佩和感謝。

事件發展到這個地步,可見社會的撕裂日益嚴重,整體氣氛甚差。那些年輕人自佔領行動失敗後,覺得自己的聲音不被重視和訴求不被滿足。透過社交媒體,一些人進一步煽動和組織他們起來用新的手法抗爭。這就是為甚麼大眾見到這些人好像忽然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都戴了面具和拿着盾牌,有組織的攻擊警員,拆地磚和放火。

網絡動員大 暴亂出英雄?

而且,在網上他們輕易找到一班和自己理念相近的人互相認同和支持。在發生暴亂後,在網上出現很多偏頗的言論,主要有幾個主題。一是將警員向天開槍警告正在攻擊同僚的暴徒,說到是那晚唯一發生的事,並指摘警方開槍。二是將暴亂歸咎於政府驅趕無牌小販,說是政府逼他們的。更片面用漫畫簡化為市民去吃魚蛋,卻被警察開槍指嚇。三是外媒事發數小時號便統稱事件為魚蛋革命,美化暴亂。四是一些荒謬的陰謀論,例如為何警員的裝備不足和人數不多,是不是故意引暴徒攻擊,打悲情牌?為何特首不離港度歲,是不是在組織和指揮暴亂,抹黑反對派?那些暴徒根本不是香港人,是外地或內地人假冒的等等。

暴亂的組織者和暴徒看到這些言論,自然覺得自己是對的,是正義的。更甚的是,自佔中以來,組織和參與過的人,被告的少之又少。入罪的也只是判社會服務令或罰款,毫無阻嚇力。因此,暴徒以為犯法暴亂是沒後果的,更可以出名做英雄,何樂亦不為呢?

原文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2月13日

原圖:巴士的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