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觀點】一句「悉隨尊便」的恐怖心態
【港人觀點】一句「悉隨尊便」的恐怖心態

總有那麼一些人,冥頑不靈,犯法後拒絕承認責任之餘,還以為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前年十一月中大暴動案,其中五名參與當日暴動的中大學生,今日於區域法院分別被判囚4年9個月至4年11個月。一眾暴動犯中,有一名叫符凱晴的護理系學生,她在庭上表明,不認同法律本身,對自己行為並不後悔,亦認為判決不合理;她又在庭上質疑,法庭不是彰顯公義的地方,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若法庭認為重判可令她反省及後悔就「悉隨尊便」。符凱晴的死不悔改,實際只是香港千千萬萬被激進化而不自知的年輕人寫照。香港激進化問題有多嚴峻,從符凱晴的「陳情」已可見一斑。


中大暴動案過程暴力


首先,且先看看符凱晴等五名暴力犯,當日到底做過甚麼。案發在前年11月11日,有人發起「黎明行動」,在多區堵塞道路;當天,中大二號橋附近有多人聚集,有示威者向吐露港公路投擲雜物及汽油彈。警方進入校園,發放催淚彈並拘捕多人,是次案件的被告劉晉旭、符凱晴、高梓斌、陳歷釋及許貽顓,案發時為中大學生,眾人涉及當日的第四次衝擊,雖然只維持兩分鐘,但示威者強烈攻擊,擲了五枚汽油彈,現場猶如「戰場」。


暴動絕非「公民抗命」


說當日中文大學淪為「戰場」,其實一點都不為過,單看警方成功從暴徒手中奪回中大控制權後,在校內搜出至少3,900枚汽油彈一事已可知一二。某些人或會以為,符凱晴之流的行為是勇敢、是公民抗命。在此必須嚴正指出,符凱晴所犯的是牽涉暴力的暴動罪,根據被喻為20世紀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家之一的羅爾斯(John Rawls),也在其巨著《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詳細論述過「公民抗命」的概念,表明「公民抗命」是一種道德、非暴力行為,而且要以願意承擔違法後果作體現。


另外,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賀輔明勳爵(Lord Hoffmann)則曾在一宗英國案件中指出,「公民抗命」不能造成過份的破壞及不便,而且「抗命者」會真誠地承擔罪責。換而言之,所有涉及暴力的罪行,本身就不能稱之為公民抗命,更何況符凱晴等人根本從未認罪,亦不見得願意承擔法律責任,故此她們根本不是甚麼「公民抗命」,而是不折不扣的暴力犯!


香港大量年輕人被激進化


符凱晴等五人,是2019年反修例暴動期間,眾多被激化的年輕人的一小部分。是的,部分曾參與反修例暴動相關罪行而被判刑的年輕人,事後會感到後悔和對不起家人,然而為數不少的一部分,卻不會因為自己被判刑而反省自責;在一些打著「囚權」旗號的組織鼓動慫恿下,更多被判刑的暴徒,死心不息,藉不同途徑跟暴力同路人保持聯繫,期望有一天可以東山再起,繼續他們的所謂「理想」。


符凱晴在庭上的「陳情」,是香港年輕人被激進化的顯例。事實上,激進化早已是全球性趨勢。上周五,保守黨國會議員埃姆斯被人持刀刺死,二十五歲疑兇(Ali Harbi Ali),本來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學生,早已立志成為醫生,希望加入英國國民保健署(NHS)工作。是甚麼令到一個大好青年走上激進化的不歸路?據阿里的一些朋友向傳媒稱,阿里是在YouTube看過專門散播仇恨訊息的傳教士的短片後,慢慢產生激進思想,最終變成極端分子。


「符凱晴」一個都太多


香港市民和平慣了,看完這段新聞後,再看看本來正修讀護理系的符凱晴在庭上的「陳情」,大家不知有何感想?毫無疑問,符凱晴是徹底被激進化的一個,像她一般的「計時炸彈」,在2019年的香港,絕對不計其數,即使到了今天,部分人已放棄激進、回歸現實,但更多的,只是蟄伏街頭巷里的某處,隨時隨地都爆發,既傷己亦傷人。香港的激進化問題,早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若社會再不予正視,未來香港的「符凱晴」就只會愈來愈多。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47
好正
6
心心眼
7
好好笑
8
令人傷心
17
嬲爆

評論

  • +85297****22
    +85297****22
    1月前
    2 回應
    記然悉隨尊便,冇悔改之心,點解個官仲自動減刑三個月。
    • Happy21
      Happy21
      1月前
      1 回應
      :+1:
      • Happy21
        Happy21
        1月前
        1 回應
        :blush: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