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盲反派出言恐嚇會用暴力?
盲反派出言恐嚇會用暴力?

立法會上演修改《議事規則》「大戰」,一如所料,盲反派用盡一切方法阻止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點人數、不斷發言等等,「無所不用其極」;不過最過份嘅,其實唔係「拉布」、點人數,而係不斷作出恐嚇建制派,甚至係恐嚇市民嘅說話。好似人民力量陳志全呢位「拉布」王咁,佢話喎,自己希望同保安有肢體衝突架,但唔能夠保證出現保安「叉錯腳」等情況出現囉!嘩,好驚呀,照咁睇陳志全言下之意,即係連保安都恐嚇埋、話唔排除自己會使用暴力啦!說好的非暴力抗爭呢?呃人架? 


不能接受恐嚇言論


陳志全講出呢番言論客觀效果,其實就係事先向立法會保安員「通報」,話畀大家知佢係一定會用暴力,班保安唔好阻住我呀,否則有乜受傷就閣下自理啦!其實面對呢啲疑似恐嚇言論,講真吖,立法會其實真係可以「執正」嚟做,唔知大家知唔知道,《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入面其實寫明,每名立法會人員喺會議廳範圍內,均具有警務人員所有權力同享有警務人員所有嘅特權!即係立法會一眾保安員其實可以執法、可以根據主席命令趕你班盲反派走,而你哋唔可以拒絕囉!


身為立法會議員,陳志全疑似恐嚇立法會保安,連明顯無視《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裡面嘅安排同規定,試問仲有咩資格去做議員?盲反派真係以為「民選」兩個字就大晒、可以凌駕香港法例?咪發夢啦。


盲反派三番四次出言恫嚇


事實上,盲反派近期已經唔係第一次為咗阻止《議事規則》修改而懷疑出言恐嚇,例如公民黨郭榮鏗同楊岳橋,都講過類似要建制派「三倍奉還」、「議會將唔能夠順利運作」等說話。不過,囍雨想講,盲反派呢啲言論唔單止對事情無幫助,而只會令市民更討厭佢哋,更加支持修改《議事規則》,最新由大學進行嘅民意調查,亦印證咗咗市民反「拉布」、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的意願。


今次立法會討論修改《議事規則》,感覺好似一面「照妖鏡」咁,將盲反派醜陋一面統統照出嚟,盲反派當中嘅激進派,暗示會使用暴力、甚至令保安受傷不在話下,連佢哋嘅大律師都作出恫嚇建制派嘅說話;對於心清眼亮嘅市民而言,可以話係完全睇清楚晒佢哋嘅真面目!囍雨就覺得,要真真正正懲罰呢班政棍,最好嘅方法都係市民將佢哋嘅惡行記下來,喺下次選舉踢去佢哋。


原圖:R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