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鬥師」暗角藏「獨」 青年參烏軍險送命
「格鬥師」暗角藏「獨」  青年參烏軍險送命

「救人,自救,成為敵人懼怕的戰士……」
「成立影子政府、自衛軍」「武力革命」……
正當全城齊心力戰新冠病毒之際,另一種「毒」一直匿藏在社會暗角,伺機而動,招兵建軍,專門招徠入世未深的青年學生,進行「邪教式」洗腦、武裝訓練,成為「格鬥師」,參與「獨立革命」。這不是網上虛擬遊戲或動漫的情節,而是撐「獨」分離主義者的實際圖謀。有沒有人會上釣?當然有,而且追隨者眾多!雖有《國安法》在此,大家可以掉以輕心嗎?

執筆時,看到英國BBC新聞網報導,兩名曾參與2019反修例暴動、後因《港區國安法》實施而移居英國的香港年輕人,本來打算參加烏克蘭國際志願軍團,到戰爭前線幫忙做醫護及後勤工作,就如當日他們在香港示威前線那樣,只是烏克蘭的戰地上,沒有香港當年那種「浪漫化」的革命情懷,人家真的要「拋頭臚、灑熱血」,說白點,要「攞命博」,最終他們經不起要簽一紙無限期的「生死狀」,而臨陣退縮。但他們有因而醒覺了嗎?

「港獨」地下化不能輕視

警方日前搗破一間自2020年起活躍的武館「集英楊武堂」,開辦所謂的「殺鬼隊敢死訓練班」,計劃籌辦一支名為「黑武士軍團」的「港獨」武裝力量。根據警方提供的資料,這個以習武作為幌子、以武館作為包裝的「港獨」團夥,並非單純喊喊口號,而是有計劃、有手段,先從心理開始蠱惑學員,企圖一步步將學員打造成「港獨死士」。最令人側目的是,訓練班會進行一些古怪的儀式,要求學員對陳彥霖、周梓樂、刺警後自殺而死的梁健輝等等所謂「被殺義士」致敬拜祭,又經常向學員渲染假消息,包括「8·31太子站死人」、「爆眼女」、「沙嶺公墓無名義士」等等,企圖激起學員的仇恨情緒。

看著這些報導,又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些謊言在「黑暴」期間,不是不斷地重複嗎?有多少懵懂少年「超級英雄」上身充當「火魔法師」、「水魔法師」,擲燃燒彈、造炸彈、甚至殺警!

港青參烏軍被「現實」嚇退

西方社會鼓吹那套「民主」、「自由」如魔咒一般,令不少青年人墮入極端政治思潮中並迷失自我。上面提到想參加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的兩名男女青年表示,「當年希望保衛香港人自由權利的未竟之志,成了他們決定奔赴烏克蘭的原動力」。但畢竟他們倆從未真正見過真實的戰場,滿腔熱忱抵達了戰爭現場,卻冷不防人家要他們簽一份「合約」,訂明戰爭未完不能歸國,一下子粉碎他們那股「浪漫化」的激情。他們說起行前已草擬好遺囑,但對於要簽這合約並交出護照,他們卻說「我沒想過會歸家無期」、及「最少要有權能夠隨時退出」。二人最終打退堂鼓,自行折返。他們辯稱「心裡的落差實在太大」、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理素質是否能支撑那麼久」云云。

曾經也是顏色革命主戰場的烏克蘭,現在的處境,又豈是叫幾句「為民主而戰」、「為自由而戰」的煽情口號可以解決。上戰場,用的是真槍實彈,不是香港警察用的煙霧彈、糊椒噴霧,辛苦一會兒就沒事;搞革命隨時要犧牲性命;不是打War Game,也不是電腦虛擬世界,豈可隨便加入、隨意退出!

遺憾的是,仍然有不少青年誤信「時代革命」謊言,甚至被綁上了「死士戰車」仍然懵然不知。如今在《港區國安法》生效之下,社會表面上回復平靜,但部分年輕人被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地下組織,煽惑做「寫信師」、「旁聽師」繼續「軟對抗」、甚至做「格鬥師」。因此「港獨」也必須「清零」,「去激進化」的工作也要做得徹底,以免幕後黑手借疫情下人心不穩而乘時再起。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6
好正
2
心心眼
3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3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