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足跡遍佈中港兩地,對國情有深刻了解。雖已離開傳媒,仍愛爬格子,閒時點評天下。
作者其他博評
區議員的DQ線
區議員的DQ線

日前晚上有政壇高人爆料,傳出人大常委會即將出招DQ本屆違反《基本法》的區議員,預計大批激進反對派或本土派議員被踢出區議會,隨即惹來「政治清算」、地區議會被削權、「靠邊站」和「侮辱選民」等聲音。然而,有果必有因,反對派區議員做了些什麼要如此擔心被DQ呢?以下的「經典」場面會否成為DQ劃線參考?


一月初:葵青區議會召開首次大會,一眾反對派議員起立齊唱有「港獨」意味的歌曲,有建制派議員離場抗議;


四月中:油尖旺區議會討論「重組警隊」議案,在場警務人員及政府代表不滿離席;


六月初:由反對派主導的17區區議會議員舉行「特別會議」,要求撤回《港區國安法》;


七月初:公民黨沙田區議員黃文萱的辦事處開張,辦事處內竟掛有前後反轉的「光時」港獨旗幟,更驚動了警方到場;


十一月中:中文大學畢禮當日,約百人在中大遊行,有人拉起橫額及高叫「港獨」等口號,事後至少八人被捕,當中包括觀塘區議員陳易舜及西貢區議員李嘉睿。


《基本法》沒規定要設區議會


除了有區議員涉及「播獨」外,他們在地區也是「抗爭大過天」,例如屯門區議會就試過要求撥款100萬元買「豬嘴」面罩,是企圖用公帑「補貼」抗爭行動?批評DQ區議員是「侮辱投票選民」的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和當區其他議員,為何會要求政府拆除西洋菜南街所有「天眼」?是要避免「手足」行蹤被暴露?又在議會上討論解散及重組警隊?那保障社會治安從何說起?


另外,多區激進反對派議員又要求把「連儂牆」恆常化和規範化,更有區議會要求在避雨亭等由區議會撥款興建的設施上「增設連儂牆」,若政府不同意就會叫停避雨亭及其他民生工程撥款以作威脅,這又是什麼套路?區議會平台、資源變成了是做「政治騷」的籌碼?甚至是用來搞勇武抗爭?完全脫離區議員原本支援地區工作的功能,政府、市民還要用公帑來養活他們? 


熟悉法律的政壇高人指出,根據《基本法》,特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但只屬於諮詢組織,不一定要是區議會,亦不一定是要經由選舉產生,可以委任代之;如果區議會已經變質,偏離了地區諮詢架構的原意,人大常委會若出手撥亂反正,絕對有法理根據。


市民求救 議員失蹤


政治上,激進反對派區議員上走在「反中」甚至「暗獨」前沿;民生上,又借題發揮,以社區民生設施的撥款大搞政治抗爭;連抗疫時都可以辦事處重門深鎖,市民最需要幫助時,不見影蹤,有人更加到外國「團聚」、「人不在港」。


關於DQ區議員的傳聞有多真確?DQ如何劃線?本周六(26日)人大常委會後自有分曉。若然阿爺真是今次出手DQ「黒暴」餘孽、「明獨」或「暗獨」的議員,相信可以起一定正本清源之效,還香港社區一個安寧!


原圖:rthk、黃文萱fb、文匯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5
好正
13
心心眼
4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7
嬲爆

評論

  • Soquality
    Soquality
    2月前
    0 回應
    good job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