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Young Commentators) 為社團註冊的獨立非牟利性團體,宗旨是聯誼,為關心社會並熱衷於撰寫文章及發表評論的青年時評員提供聯誼和交流平臺,透過加入協會,增進成員間的聯繫和交流,促進自我增值,就社會時事等交流意見,研討問題,建言獻策。
作者其他博評
深圳與香港:此消彼長還是共榮共融?
深圳與香港:此消彼長還是共榮共融?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梁韋諾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設立四十周年。1980年,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正式批准設置經濟特區,並通過《廣東省經濟特區暫行條例》,深圳經濟特區正式誕生。

 

古語有云:四十而不惑。深圳經濟特區自成立以來,就被賦予一個重點任務:回答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1992年鄧公南巡時,曾點名深圳要做標兵,來「回答一個問題,姓『社』不姓『資』,要回答改革開放有利於社會主義,不利於資本主義。」

 

經過四十年的艱苦奮鬥,深圳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1980年,深圳GDP僅為2.7億元(人民幣,下同),人均GDP835元;到了2019年,深圳GDP已高達2.7萬億元,人均GDP突破20萬元,增長近一萬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85年的每年1,915元人民幣,提升至2019年的每年62,522元人民幣,34年間增長了超過32倍。以鄧公提出衡量社會主義的「三個有利於」(是否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標準來看,深圳的實踐已經堅定不移地回答改革開放姓「社」不姓「資」,更印證了「貧窮不是社會主義」。

 

談起深圳,人們自然會聯想到一河之隔的香港。回想1984年鄧公首次到深圳視察,當時深圳特區只成立了四年,發展程度還遠遠不及經濟發達的香港。鄧公登上了在文錦渡口岸的邊防小樓,通過簡陋的窗子,默默地眺望香港。當時,香港是全國的學習樣板,鄧公就曾說要「在內地多造幾個『香港』」。時任深圳市委書記李灝亦曾對鄧公承諾,「要把深圳建設成社會主義的『香港』」。四十年後,深圳已經由當初以資本主義香港為師的學生,變成現在獨當一面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

 

面對高速發展的深圳,不少港人感到焦慮不安,尤其是每當深圳取得某些成就,或在某些指標超越香港(例如2018年深圳GDP超過香港),便會觸動不少港人的敏感神經,認為深圳已領先香港,甚至即將取代香港,視深圳是香港的威脅。

 

的而且確,過去深圳與香港的發展程度存在較大差距,這本來就是不正常的現象。筆者深信,若非中國被列強侵略、淪為半殖民地,冷戰期間又被資本主義陣營圍堵及封鎖,深圳的發展程度不可能長時間與香港相差那麼遠。因此,現時深圳的經濟總量與香港旗鼓相當,只是改變過去不正常的狀態,而非代表香港已衰落,更不代表深圳取代了香港。以深圳的人口和土地來看,其發展水平不斷接近香港(哪怕GDP超越了香港),都是合理的。因此,面對發達的深圳,港人無須妄自菲薄、自怨自憐。香港成功不等如深圳失敗;倒過來,深圳成功也不等如香港失敗。過去,我們無需要用一個落後的深圳來證明香港有多好。現在,我們亦無需要一個衰落的香港來證明深圳有多好。

 

鄧公南巡時,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謝非曾說:「現在的深圳,已經建設了很多高樓,快同香港差不多了。」鄧公回應道:「應該各有特色吧。」鄧公這番話值得我們銘記。深圳與香港是利益共同體,兩者互有長短,既競爭又合作,互補不足,並不存在此消彼長、此起彼落的關係。

 

事實上,深圳的高速發展對香港來說絕非什麼壞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週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提到,深圳等經濟特區40年改革開放、創新發展積累的寶貴經驗之一,正是「必須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基本方針,促進內地與香港、澳門融合發展、相互促進」。中央賦予深圳的歷史使命之一,正是「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可見,深圳的發展與香港是一脈相承,兩者共榮共融。

 

在講話中,主席雖明確指出「深圳是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引擎」,但不代表中央意圖以深圳取代香港。《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繼續發揮比較優勢做優做強,增強對周邊區域發展的輻射帶動作用」,可見核心引擎作用在於四城的區域合作。香港一直被指缺乏動力推動經濟發展,在大灣區的建設過程中,正好製造出各種機遇,為香港注入動力。在講話中被點名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均反映出中央積極透過深港兩地深度合作及粵港澳三地融合發展,來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突破困局,絕非所謂「邊緣化」或「放棄」香港。

 

更何況,深圳與香港同樣面對著相近的困難及挑戰,例如高房價、生活成本上升導致人才流失,以及如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教授所指,如何應對在中美交惡之下美國的封鎖制裁。深港兩地制度雖大不同,但絕對可以互相借鑑,吸收對方的經驗,學習對方的長處,無須固步自封,畫地為牢。須知道,改革開放的精神,在於解放思想、制度創新。這方面,深港兩地仍然有很大的探索空間。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港人應不卑不亢,釐清香港的功能及角色,利用獨特的優勢,與深圳共同努力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作出貢獻。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好正
1
心心眼
1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