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自己人查自己人
【獨家文章】自己人查自己人

去年8月,將軍澳景林邨行人隧道發生一宗斬人案,一名失業導遊拿刀砍傷在貼黑暴連儂牆的三男女,被控意圖傷人罪。


疑兇犯案後曾逃回內地,但即日已返港自首。法官郭偉健判刑時指罪行嚴重,須判以阻嚇性懲罰,重判45個月(即3年9個月)。


郭官判刑後說:「相信被告是真誠後悔,而他逃走後再回來自首的表現實屬高尚情操……」結果,被黃絲黃媒抹黑、攻擊、投訴,甚至把判詞扭曲為「法官讚斬人是高尚情操」。


郭官同情罪犯,但他並沒有輕判罪犯,證明郭官的法律判決並沒有受他的個人感受所左右。


然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最終還是決定,不再讓郭偉健法官審理涉及政治的案件,馬道立強調,司法人員不可偏頗,即使觀感上讓人覺得偏頗都不可以。


奇怪的是,當另一個法官的判案不斷地給大眾極度偏頗的觀感時,馬大法官卻視若無睹。


去年三月立法會的《國歌法》公聽會內,三名分別是樹仁、教大、城大學生的「香港眾志」成員,在議事堂亂衝亂撞及大叫大嚷,推跌保安衝向台上的局長聶德權,因而被控普通襲擊罪。當時裁判官何俊堯稱讚三人未來必是「社會棟樑」,故應留「有用之軀」,不會判監,只輕罰每人1000元。


在立法機關打人搗亂,原來比亂拋垃圾的刑罰還要輕。說完偏幫的話還要輕判,證明何官的法律判決完全受到自己的立場及情緒所牽引。


這只是何官手上其中一個經典,有市民找出8宗何俊堯法官的問題判案向司法機構投訴,結果,6宗不成立,2宗因仍有上訴程序,故未能處理,而6宗不成立的投訴,包括上述輕罰1000元的,還有更多是無罪釋放的。


這個調查是由總裁判官蘇惠德進行,馬道立最後確認結果。用反對派最常用的說法,就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即是你投訴一個警察,然後由直接管他的一個督察處理完,再由警務處長一人了結,請問反對派,如果這樣處理警察投訴,你們收貨嗎?


警察投訴科是一班熟悉警務工作的人,監警會更是一班警隊以外的專業人士,這些人若跟被投訴的警察有密切工作關係,一定會避嫌不沾案。過去所有警察投訴都是用這兩途徑處理,但反對派仍一次又一次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更不斷強調要搞什麼「獨立調查委員會」。


對比之下,一個總裁判官查另一個裁判官然後說投訴不成立,豈不是更完美的「自己人查自己人」?老實說,那簡直是「官官相衛」的最佳例證了。


原圖:rthk、司法機構提供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8
好正
10
心心眼
14
好好笑
11
令人傷心
51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