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智庫召集人、民建聯副秘書長、港台青年創意聯會(商會)主席、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觀塘區議員(2008年至2019年)
作者其他博評
「忠誠反對派」能否出現?
「忠誠反對派」能否出現?

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早前發表題為《從有差別DQ看香港需要「忠誠反對派」》的文章,隨即引起熱議。筆者十分認同香港需要「忠誠反對派」,亦曾與分別屬於建制派和反對派的朋友討論「忠誠反對派」的問題。


有反對派朋友對於筆者這種拋開個人政見的理性討論表示欣賞,因為筆者並非只站單一方面說事,尤其現時香港社會處於撕裂狀態,部分持不同政見的市民敵我分明,容不下對方的意見,當中尤以反對派支持者為甚,有識之士若說出一句中肯、客觀的話,隨時都會被人指罵,試問誰敢說出客觀的意見呢?


朋友們指出,反對派並非鐵板一塊,並非全都是反動派,反對派亦有不是「三凡三反」(凡中央政府都反對,凡中國共產黨都反對,凡特區政府都反對)的人。若把反對派看成鐵板一塊,就隨時會令當中較理性的人失去轉型為「忠誠反對派」的機會。「忠誠反對派」之根本在於「忠誠」什麼?筆者稱之為「意識形態認同」和「遊戲規則確認」。


回歸初期,部分人樂觀認為,隨着香港回歸祖國,香港市民的民族意識、國民身份認同就會自然形成,從而做到由外到內的人心回歸;亦相信當人心回歸,香港社會自然會產生抗拒外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抗體。這些人明顯忽視了香港社會一直缺乏「意識形態認同」和「遊戲規則確認」。對現在的香港來說, 「意識形態認同」和「遊戲規則確認」即是目標,也是過程。


香港有着各式各樣的選舉,行政長官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村代表選舉、互助委員會選舉、業主法團選舉……有選舉就有選民,選民的取向會變,政黨政團的取向也會變;有選舉就有分歧,大權小權,誰都想掌權!誰都消滅不了誰,彼此是長期相互依存的關係,但是當缺乏「意識形態認同」和「遊戲規則確認」的時候,就會出現亂子。


從政者只要有「意識形態認同」和「遊戲規則確認」,敢與反動派割席,那麼不論是「忠誠反對派」或是建制派,都一樣可以為建設香港出一分力,乃至促進國家繁榮穩定發展。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年9月14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