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的震懾力及敬畏心問題
港區國安法的震懾力及敬畏心問題

本文作者為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王卓祺

2020年7月最後一天,中國全球定位的北斗衛星第55顆,即最後一顆正式入網。幾年前台灣統派人士海天(邵維華)出了一本名為《2020中國與美國終須一戰》的書,預計北斗衛星全覆蓋(即2020年)前若不攻擊中國,美國便再沒有機會。海天的立論是,中國的彈道導彈,號稱航母殺手的東風21D有了北斗導航,其誤差是加減10公尺。其實,不用等待北斗全覆蓋,中國早於1964年已經成功引爆原子彈,1966年試射裝載核彈頭的地對地導彈,中國已擁有核阻嚇力!

港區國安法通過的大背景——中美新冷戰

什麼叫做震懾力?就是擁有傷害對方的能力!核阻嚇的震懾力是幾乎不能承擔的災難性後果,所以稱為恐怖的平衡。今天,中美處於新冷戰格局。以「撒謊、欺騙、偷竊」(we lie, we cheat, we steal)沾沾自喜的中情局前局長、現任國務卿的蓬佩奧已經指中共為當代主要威脅。他在尼克遜圖書館發表的「反共檄文」認為共產黨的本質是企圖改變自由世界;他要領導全球反擊中共的戰役。

上世紀50年代中後期,中國被美國歸類為蘇聯陣營。解密文件列出一旦出現戰爭,中國境內共有113處投彈目標。當年中國窮得可以,但第一代領導人還是「寧要核子,不要褲子」,決心發展「兩彈一星」,就是要有還擊外敵的震懾力!今天除了核阻嚇外,中國的經濟實力已經不容小覷!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經濟體,擁有全球最完備的產業鏈、最多的工科畢業生, 並有着三四億中產階級的消費群!但是,中國並無意與美國對抗,只是2009年美國全球戰略轉移「重返亞洲」;自此美國跨黨派共識是遏制中國崛起,不容中國超越美國!

在這個大背景下,經過去年下半年的反中黑暴,中央政府終於改弦易轍,從回歸後的寬鬆治港政策,改為收緊,強調貫徹全面管治權。最令香港反對派及港獨分子大感意外,就是人大常委會不理外部勢力制裁,通過《港區國安法》。港區國安法的通過,表明中國為了捍衛國家的核心利益,願意作出任何犧牲!

新冷戰與香港的反中勢力


中央落實了港區國安法,設置了駐港國安公署,香港警隊亦有了自己的國安處;10多年來不可能做到的國家安全體系居然由於現屆特區政府的失誤、反中勢力的猖獗,變成「一國兩制」的歷史重大變動,起了範式轉變的效果。日後香港歷史一定將港區國安法列為轉捩點,新序列的初端!

6月30日香港國安法生效前,不少反中勢力頭面人物有打退堂鼓的姿勢,七一非法遊行中有10人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拘控,跟着特區政府選舉主任裁定12位立法會參選者資格無效(直至7月30日止)。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英國放寬英國海外護照持有人入籍英國的資格(現有約35萬本流通使用,約290萬人有資格申請),中方可令這批人喪失香港居留權,以作反制。

中美新冷戰表示什麼?美國會想盡辦法,用盡一切力量,推翻中國共產黨政權。這種冷戰思維主導下,不管中國做了什麼,不做什麼,也可以成為美國製造事端的藉口!究竟海天「2020年中美終須一戰」的預言會否成事,我們拭目以待!不過,對於已成美國遏制中國過河卒子的香港反中勢力,我們又如何評估呢?

200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謝林(T. C. Schelling)有關戰爭博弈的理論談到,通過非武力的震懾力,而非直接使用武力,令對手因避免受到懲罰而知所進退,才能避免戰爭。根據這套理論,中國若不對外部勢力及其香港代理人、港獨分子採取強硬手段,便會示人以弱,令對手得寸進尺。中國傳統謀略有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謝林解決戰爭的衝突戰略沒有提及一個前提,博弈還需要一個反擊的震懾實力問題。1996年台海危機、1999年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被炸,中國還只得忍,不就是實力還不夠,要韜光養晦!今時今日,中國想韜光養晦,美國也不會任你甘做第二。美國盟友日本戰後經濟實力一度威脅美國,也不是被美國壓下去嗎?這並不是什麼意識形態鬥爭,而是美國維護霸權,國家利益之戰。我們若採取息事寧人或綏靖對策,亦不會有好結果。繼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宣示的反中檄文,蓬佩奧2020年的反共檄文已經不言而喻。就算中國四分五裂,讓新疆、西藏、台灣、香港獨立,放棄國家發展、民族復興,美國亦不會放過中國。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一樣被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圍堵,把勢力範圍擴展至其周邊的烏克蘭;最後俄羅斯忍無可忍,強硬起來,索性把曾經是俄羅斯領土的克里米亞收回!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亦無可奈何。中美新冷戰的終止或美國稍為收斂,只有美國怯於中國的反擊!同樣道理,對於香港的外部勢力馬前卒,若不強硬對付,使之對中央及特區政府有敬畏之心,大家不會有好日子過!

敬畏心的香港意義


什麼叫做敬畏心?這個詞語與權威、強制力或震懾力相關。若從西方早期現代政治哲學考證,應更有意義。歐洲的中世紀充斥着神權、迷信及腐敗。15、16世紀的「啟蒙運動」就是重新認識古希臘的理性主義,擺脫宗教僵化的教條。但在個人與權威的角度來說,宗教的神聖性使人變得謙卑,對上帝懷有敬畏之心。在15、16世紀早期現代政治學者如意大利的馬基雅維利(1469-1527),對教權十分痛恨。16、17世紀的英國霍布斯(1588-1679)亦苦苦構思如何擺脫神權控制;最終他創作出個人與國家建立的社會契約,以此否定宗教及教會的神聖性,把基督教世俗化。19世紀,德國哲學家尼采(1844-1900)更宣布「上帝已死」!西方文明有着個人自主自大、藐視權威、打破規矩的衝動!美國新冠病毒疫情不受控制,多少與這種帶有浮士德精神的西方文明——寧死也不要國家干預的自由——的思想有關!

香港是西方價值的前沿地帶。對付不尊重國家政權的「黃皮白心」黑暴港獨分子及其同路人的反中勢力,要以菩薩心腸、霹靂手段大力打擊才成!不然,有方有圓的規矩不會自動出來!觀乎中國於十九大四中全會的治港方針及佈局,起用的再不是斯文有禮、跟足規矩的外交官或行政官員,而是作風強橫利落,有地方一線管治經驗的政治官員。可以預見,好戲還在後頭!

近10年,香港的社會深層次矛盾,已經不再是什麼貧富懸殊、地產霸權的社會經濟矛盾,而是涉及國家認同的政治矛盾;而且從反中勢力及港獨分子的極端表現來看,是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鬥爭。也可以說,若特區的反中勢力被打壓到「聽見及望到」國安法、國安部門而色變,心存敬畏之心,才可說成功扭轉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完成範式轉變。例如,有朝一日,在大型活動的球賽,觀眾在唱國歌時肅然起敬;當然這個指標一點不易;或許我們要退而求其次!總而言之,今天美國右派政客已經劃破面皮,宣示其反中、反共檄文,中央對香港特區這批視國家及政府權威如無物的敵對分子,還有什麼懸念呢!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年8月5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支持
3
無計啦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