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光復什麼 革誰的命
光復什麼 革誰的命

《港區國安法》推出,攬炒派找出上百條刁鑽十足的場景問題踩場,例如拿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宣傳品不喊口號算不算犯法,光喊口號算不算犯法,紋在身上又算不算等等?真要答,得先要弄清楚一般人對那八個字的理解,是不是鼓吹香港獨立。

 

自從特區政府正式確認口號有推動香港獨立的含意後,什麼本土派、攬炒派、泛民主派紛紛為那幾個不太深奧的中文字找尋另類角色,滿街都是訓詁學家。有人說光復是指回到香港最輝煌的年代,復甦經濟,重拾自由,亦有人說使用「光復」字眼沒甚大不了,「光復上水」早用上;「革命」也不一定動刀動槍,「工業革命」就是個好例子,不單只沒流血,還改善人類的生活。總的一句,就是不要跟「香港獨立」沾上邊。

 

「光復」一詞並不新鮮,很多古籍都有出現,意思千百年來也沒有大改變,大多指國家領土被侵佔後使用武力或其他方法奪回來。清朝末年革命分子組織「光復會」,口號是「光復漢族,還我山河,以身許國,功成身退」,終極目標是推翻滿清政府。

 

國民黨敗走台灣後,「光復大陸」和「反攻大陸」一直是台灣政府多年的施政綱領。1954年台灣依照《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以行政命令宣布成立「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亅,直至1991年才撤銷。

 

「革命」通常指一個階級用暴力手段由下而上推翻另一個階級,當然也可以泛指社會的變革,但如果將「光復」和「革命」兩個詞義連成一氣,解釋就只能得一個:將香港從國家分裂出去。若強說光復是要恢復香港的自由,那麼革命又是革誰的命?

 

在香港,本土派分子梁天琦在參選立法會地方選區補選時,首先用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做競選口號,另加「以武抗暴」。

 

社會對口號形成共識

 

201685日梁天琦為「民族黨」在添馬公園舉行的集會站台,他在寫上「香港獨立」的背板前向群眾演說:「一年前,當你說這四個大字(香港獨立),會被人說神經病、打遊戲機可能可以、不要發夢吧。但一年之後,就有了這個集會出現。」

 

「再過一年,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但如果我們這群人,以及社會上很多沒有來今天集會的人,繼續保持這個夢想的話,我們一定能實現夢想,一定成功。」這口號的創造者已經講得清楚,香港獨立是他的夢想,也就是行動目標,其他人不用為他解脫。

 

過往幾年,在成千上萬的暴力行動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在「香港獨立」旗、龍獅旗、星條旗和米字旗的映照下喊得震天價響,示威者沒任何道理說他們不是要求獨立,社會大眾也沒有道理不相信他們,社會對這口號的認知已形成共識。

 

徹頭徹尾的政治口號,在茶餐廳吹水論政時怎樣說都可以,一旦登上政治講台,甚至上升到法律層面,實話實說,不論為它抹上多厚的偽裝色,骨子裏的政治含意還是要滲出來。

 

原文轉載自《報》 2020717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嬲爆
1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