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欲癱瘓政府攬炒市民
反對派欲癱瘓政府攬炒市民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盧偉國


立法會在3 25 日因應疫情持續而取消大會,卻召開特別會議,議員戴着口罩開會,繼續審議涉及約2,158 億元的臨時撥款決議案。反對派為求阻止撥款議案通過,可謂費盡心思,既有議員在上次會議中已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又多番點算法定人數試圖製造流會,在3 24 日更直接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要求取消會議。幸好他們的連番動作只屬徒勞,臨時撥款決議案最終獲得通過,否則政府服務就要停擺了!反對派議員企圖拉倒這臨時撥款,置民生於不顧,毫無道理可言。

 

正如財經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動議這項臨時撥款決議案時指出:「這是沿用已久的必要程序,具體安排亦與近年一致。」但我認為,以當前香港所面對的困境,這做法遠遠超出所謂「遵循慣例」的範圍,而具有特別的迫切性。大半年的社會動亂,加上近期疫情影響下,香港的很多中小企以至一般打工仔正陷於水深火熱的境地。

 

抗疫當前撥款急不容緩

 

臨時撥款決議案涵蓋的項目經費,涉及醫療衛生、社會福利、教育、保安等多方面的服務,還要支付合約員工的薪金和供應商的應付賬目等。以2020-21 財政年度第一個星期為例,要給予醫院管理局約62 億元的資助金,以及向約12 萬個綜援受助家庭及約14 萬名公共福利金受惠人士,發放合共約13 億元,與社會民生以至當前抗疫都息息相關。

 

現時不少人都關心醫管局轄下各醫院的前線醫護人員,關注他們的抗疫及防護設施是否足夠,試問一旦因政府不獲批臨時撥款而令醫管局的服務受到嚴重影響,是否市民所願見,香港社會又可以承擔這惡果嗎?

 

此外,有反對派議員提出修訂議案,要削減臨時撥款總額,其效力是要將行政長官辦公室可支用的款項減為0。首先,根據香港基本法第43條和第48條,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既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亦負責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其次,抗疫如同打仗,既要迅速就瞬息萬變的疫情提出應對措施,又要與香港境內外的其他政府機構加強協作,如果把行政長官辦公室可支用的款項削減為0,等於讓特區政府的中樞系統停止運作。

 

妖魔化警隊令市民吞苦果

 

反對派議員的另一項修訂議案提出要削減臨時撥款總額,其效力是要將香港警務處可支用的款項減為0,益發令人慨歎。過去大半年一些極端分子的暴力行徑不斷升級,蔓延港九新界各區,暴力手段更趨激烈兇殘,堵路、刑毀、縱火、破壞鐵路與交通設施、襲警、濫用私刑,幾乎無日無之!這種暴力衝擊行為涉及嚴重罪行,警隊有必要嚴正執法。最近有一則令人髮指的新聞:警方在38日突擊搜查全港多個地點,拘捕17名男女,檢獲3個土製炸彈半製成品,以及2.6公噸製造炸彈的化學物料。這些搜獲的危險品並非放在荒郊野外,而是儲藏於鬧市之中。如非警方迅速破案,一旦爆炸品在製造過程中發生意外,或被投放於人群密集的大型活動中,勢必造成重大人命傷亡!同時,只要大家稍為關注香港抗疫新聞,必定留意到香港警隊除了肩負守護社會治安的職責外,還大力支援其他政府部門的抗疫工作,協助執行檢疫令,承擔了看守檢疫中心、聯絡正接受強制檢疫人士等繁重工作。反對派議員肆意妖魔化香港警隊,到底意欲何為?如果警隊因缺乏資源無法有效運作甚至陷於停擺,哪些人會最得益、哪些人最終會蒙受損失呢?

 

由此可見,反對派議員的這些修訂議案既缺乏理據,更不符合公眾利益。何況,上述兩個部門的開支只佔整筆臨時撥款約3%,反對派議員卻試圖藉此全面反對臨時撥款議案,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同時,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六條,撥款議案需要整套去處理,歷來行之有效。正所謂圖窮匕見,從反對派的種種言行不難判斷,他們在議會竭力拉布,又以泛政治化的手段製造社會分化,無非試圖癱瘓政府並攬炒市民,最終讓全港市民吞食苦果。

 

當前,新冠疫情嚴峻,環球經濟前景亦不明朗。我們既要齊心抗疫,更要及時為民紓困,社會各界理應「反拉布、反攬炒、反泛政治化」!我亦希望各黨派議員秉持急市民所急、救民於水火的精神,在下個月盡快審議通過《2020 年撥款條例草案》。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330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嬲爆
1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