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大事見人心 威脅罷工逼「封關」令人心寒
大事見人心 威脅罷工逼「封關」令人心寒

大事面前見人心。面對嚴重的新型肺炎疫情,很多普通人身上閃耀着人性的光輝,同時不少道貌岸然的人暴露出狹隘、陰暗的一面。

 

作為醫生,筆者首先想提醒市民近期減少外出,若必須出外,尤其是到人多的地方,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必須正確佩戴口罩,回家後正確地除下及棄置。勤洗手和勤用酒精消毒雙手。萬一出現發燒、呼吸系統病徵、腹瀉嘔吐等徵狀時必須即時求診,不要拖延或隱瞞病情。

 

「封關」剝奪港人回家權利

 

相比2003年沙士(SARS)疫情時,現代社會資訊傳播更加方便、快速,同時也更加真假難辨。聽到、看到社交網絡或是聊天群組中被無數次轉發的、看似駭人聽聞的消息,不要即刻相信或轉發,應先用冷靜、客觀的眼光理性分析。辨明真假的最好方式便是追根溯源,找到訊息的第一手出處。

 

網上有各種各樣號稱醫學專業人士經常發表針對疫情的看法,在無所適從時,人們傾向於相信看起來是專業的說法,但必須一提,利用專業製造恐慌並非政客們的「專利」,少數醫學專業人士也可能有偏頗的政治立場。因為政治立場而抽水,唯恐天下不亂,煽動謠言滿天飛,藉着疫情為自己積累政治資本,便是他們的目的。如此帶有特殊目的的言論,可信度有多高?市民要看穿想透。

 

自新型肺炎疫情惡化以來,香港來自部分政黨和醫護人員的「封關」之說不絕於耳。港大公共衛生醫學講座教授梁卓偉講得很清楚,做防疫及公眾衛生,特別在嚴峻疫情執行政策時,只可基於科學,一定要摒棄政治考慮。過去20多年由禽流感、沙士、豬流感至今,不論香港或海外有疫症,都從未試過「封關」。

 

且不說「封關」是否勢在必行,在道德層面是否應該這樣做?香港十幾萬人在內地工作、退休、求學,他們隨時返回香港的權利和任何一個留在香港的人沒有分別,是否可以僅僅因為他們在內地,而內地發生了疫情,就剝奪他們回港、回家的權利呢?這在人情、道德、法律上是否可行呢?即使「封關」,現代社會交通如此發達,真有心要到達香港的人完全可以通過第三國家或地區轉機來到香港,這樣的人群又如何控制呢?所以,「封關」的操作安排、道德層面以及實際意義的都要被打上大大的問號。

 

我們見到有些醫護組織竟在此議題上大做文章,聲稱如果政府不「封關」他們就會罷工。作為醫生,筆者對業界同仁如此言行極度失望。在筆者看來,如此言行與恐嚇、威脅無異。

 

無論他們是否會付諸實際行動,筆者本着醫者仁心的信念希望他們不會,但即使是在呼籲層面,如此呼籲令筆者極度氣憤、心寒,筆者和社會各界都要強烈批評這種做法。

 

在近十幾年,能夠入讀香港醫學院的學生均是本地學校尖子,是讀書、考試最優秀的同學,但現在看來是否在某些方面有着嚴重的缺失呢?

 

救死扶傷醫者毋忘初心

 

想問問這些醫生,他們在面試成為醫學生時,聲明自己的初心是什麼呢?往往都是答「救人治病,服務人群」吧!行醫幾年之後是否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初心呢?醫生的天職就是救死扶傷,如果說有病人亟須救治,而醫生為了所謂政治表態去罷工,就任由生命消亡嗎?

 

有罷工想法的醫護人員要受到強烈譴責,沒想到部分港人在政治上學台灣,專業品格上也以台灣「馬首是瞻」,難道香港醫護要學當年沙士時台灣醫護令人不齒的爬窗逃走嗎?

 

想一想「香港女兒」謝婉雯醫生吧,沙士時她原本已經下班,但又自願上陣!想一想內地抗擊沙士功臣鍾南山醫生吧,84歲仍在抗爭一線,這才是香港醫生應該學習的榜樣。看看日本怎麼做吧!繼民間捐贈100萬個口罩後,日本政府決定所有新型肺炎的患者將不分國籍得到公費治療,相比禁止口罩出境的台灣當局,這才是應該學習的人道主義精神。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23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0
嬲爆
2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