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忘本
忘本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直闖區議會,一批由民主程序選出的議員出盡洋相,他們的表現膚淺、低俗、窩囊,完全忘卻區議員的初心本業,投票給他們的選民變了冤大頭。

 

鄭麗瓊在民主黨內浮沉20多年,不紅不黑,藉着一場黑暴上位當上區議會主席,第一次會議便發「官威」,驅逐在場支持警察的市民。她可會記得在多年的議員生涯中,這樣的場面出現了不知多少次,反對派的支持者甚至令會議中止,她有沒有批評過一句?

 

區會沒討論抗肺炎

 

用對手的名字侮辱甚至詛咒對手,原以為只有市井之徒才會做的行徑,想不到竟發生在區議會主席身上。鄭一開腔便玩弄鄧炳強的英文縮寫,以為用粗言穢語的聯想會讓鄧難堪,更為這偉大「發明」洋洋自得。有點修養的人都會知道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不應在文明社會的議事廳上出現,遭嘲諷神態自若,豁達大度,只有說髒話的人才應感羞恥。

 

提出空洞的指控,然後要對方自證清白是反對派一貫的伎倆,他們加入建制後依然樂此不疲。

 

於是,不存在的「亡魂」再次在區議會席上浮現,自殺的變成被自殺的,不知名姓和數目的隱形人被送返內地,議員更為沒丁點證據的強姦受害人出頭,洋洋灑灑,好不熱鬧。結果,議員到現在還不知道鄧炳強那天早上是不是沒飲可樂,因為他真的證明不了。

 

沒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荃灣區議會不旋踵也趕忙加入這場低俗競賽。主席陳琬琛可笑地解釋為什麼稱鄧炳強為PK,意思簡單不過:我沒說粗口,此地無銀的意味濃得化不開。

 

議員譚凱邦問一哥,引入電槍會不會先試打自己一槍;另有人問警察拘捕賊王季炳雄時有沒有踩着他的頭,又問警隊在過去7年有沒有做過一件錯事。有這樣質素的議員,香港人面對外地人,不知怎為他們開脫才是,真要的話,挖個地洞鑽下去遮羞好了。

 

有高人指點,政府可以借鑑當權反對派的做法,質問他們有沒有策動暴徒用汽油彈襲警,打砸地鐵、商店和市民;有沒有參與用磚掟死長者,用汽油燒李伯;在過去X年,有沒有希望分裂國家,要香港獨立的想法或企圖。若說沒有,請證明沒有。

 

區議會擔當地區層面的諮詢角色,居民希望見到實際改善民生的措施,而不是忘卻本分的政治操作。從新聞報道中,少見兩個區議會會議談及應對新型肺炎的工作,是根本沒談過,還是報道篇幅都給膚淺、低俗和窩囊的議員霸佔了?

 

原文轉載自《報》 2020124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6
嬲爆
5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