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與民主法案 中央或4點反制?
人權與民主法案 中央或4點反制?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上周美國總統特朗普趕在感恩節前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說這是「出於對中國國家習主席和香港人的尊重」,明顯想為法案生效後所帶來的影響降溫。

 

美透過法例 「遙遠控制」港抗爭?

 

事實上,區選前美國參眾兩院在理工大學被圍堵之時,突然加快立法這招,倒符合了筆者兩個月前之估算:「法案讓美方多了一條在國際文宣方面的「集氣綫」……假如香港這邊示威衝擊活動持續,但特區政府依舊沒甚麼反應,美國的參眾兩院就可以透過審議和通過等程序,在不同時間點為香港間接打氣:讓示威者知道遙遠的美國有人聽到他們的聲音,感受到事情正在推進,從而繼續推動整場運動的發展」(見本欄2019930日《美急推人權民主法案.反損港人治港》一文)。

 

如今區議會選舉已落幕,特朗普就算再拖延簽署,也沒有甚麼意義,故寧可「賣口乖」來嘗試減輕負面效果。

 

法案後續聽證會 對準2020立會選?

 

用「集氣綫」這個概念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十分重要,說穿了,就是美國透過法例「遙遠控制」香港的抗爭運動。有趣的是,許多之前強烈批評建制必須就「有外國勢力參與香港示威拿出證據來」的論者,對這條法案將來可以怎樣有效干預特區事務卻是充滿盼望,部分更揚言美國有需要盡快出手,反映這些人或許從來也不認為外國勢力在香港進行政治操作有甚麼問題,可想而知批評別人「無證據」者似乎純粹「旨在反駁。」

 

留意法案明文要求各相關單位在180天內交報告,其後的兩個月,國會又會安排聽證會,香港亦自然會有泛民中人赴美就特區局勢發言,美國當局便能借勢回應:屈指一算屆時便是78個月後,也就是一眾香港政黨部署2020年立法會選舉的關鍵時期,足見美方的政治計算何等精準。

 

中方當然會有相應的反制措施。目前坊間一般估計,是中央將在明年3月兩會後出招。當然尚有4個月那麼久,更不排除北京當局會因應中美貿易談判進程,隨時推新措施。但不論宏觀層面的反制措施為何,以下4項在特區內部的政治部署,出現之機率頗高:

 

中方反制之一 官員成「棄卒」?

 

第一,現任官員全體成棄卒--《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背後的主調,實際上是美方仍然希望保留香港目前的自主空間,故才會提出針對措施,也就是把問題歸咎於特區官員。而想深一層,北京的基本想法何嘗不是如此?單從武警始終未有渡過深圳河這點看來,中央始終想香港用自身力量收拾殘局。

 

然而既是「殘局」,留在棋盤上的自是棄卒。棄卒毋用即炒,反而該用來引對手出招:既然美國可在任何時候制裁任何一位特區高官和行會成員,中央亦可隨時在美方制裁任何香港官員前便棄之不顧,免得美國拿來製造輿論。

 

第二,官員或以放棄在美資產以示對港忠誠--任何棋局,往往先下手為強,《逃犯條例》修訂一役當中,國務院要待到今年729日始就特區局勢舉行記者會,自然一直處於逆勢。不過既然起初出手慢了,也就不用再急就章,於是繼續等對手出招。區選順利舉行加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正式簽署,應該便會進入下一局。故此,與其等美國先出招,中央亦可要求所有重要官員主動放棄在美國的資產以至一切聯繫,做不到也就代表不夠決心抗衡外力:做法在概念上就是曾蔭權任特首年代,要求副局長放棄外國護照的「升級版」。

 

建制派重組 更新作戰能力?

 

第三,建制派重組整合聯盟--伴隨建制派失去地區樁腳的後果,是議員薪津的流失。雖云「阿爺有的是錢」,但特區政府出公帑薪金,終究不會要求議員需「完成某些特定政治目標」;因此,未來跟獲官方資助最大之分別,是建制派或將由某些人發放資金,而這些資金往往會伴隨具體訴求,因此一眾建制政黨很可能會先被整合,從而更有效地運用資源,包括把各區的「山頭」移平,並全面撤走舊勢力,換上一些有作戰能力的「新建制派」。

 

「新移民黨」 抗衡揮舞美國旗者?

 

第四,培養新移民政治代表--建制派「大換血」所帶來的另一可能性,是北京當局會審慎研判在香港約100萬人的新移民人口之政治取態,然後從中揀卒,甚至籌組「新移民黨」。盡管不排除新移民當中也有支持抗爭的人,但他們卻又同時受到本土派排擠,陷入相當矛盾的境況--故即使未有任何統計數字,亦不難猜想新移民可成為新登記選民的一個主要票倉。

 

再視乎新一代議員會不會遏制新移民的各項服務與福利,在社會矛盾加劇下,自然會有另一類政治素人出現。目前我們或許難以想像有主力說普通話的議員出現,但4年後卻絕不出奇,而這派新勢力亦可能是抗衡揮舞美國國旗的一群。

 

注意以上4點乃推論而非本人建議。要釐清「推論Vs建議」之分別,是因為筆者一向較關心解困角度,所以對將來有機會出現的社會問題相對敏感。例如中央可能培養新移民政治勢力這一點,倘成事所引發的社會矛盾將相當龐大(想像一下只說普通話的何君堯跟泛民對罵);又例如要求香港主要官員跟美國完全切割,也有機會如筆者今年9月的文章所言,導致特區政府失去國際視野,令管治質素大大下降。

 

毫無疑問,香港局勢必繫於中央怎樣審視與特區的關係,但歸根究柢,亦肯定與香港人如何看自己跟內地的關係有關--套用一句cliché:一隻手指指向對方的同時,又有多少手指正指向自己?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19122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嬲爆
2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