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作者其他博評
瑞士首都伯恩一天遊
瑞士首都伯恩一天遊

瑞士是一個集體領導的國家,國家事務由七個部長組成的政治架構負責,並由他們推舉其中一個為總統,任期滿了按照憲法指定再輪替。現任總統Alain Berset是去年底才選出的,兼任內政部長。整個內閣有十四個職權不同的部長,分工合作,以保障政府有效運轉。

瑞士雖然實行民主制度有悠久的歷史,但婦女要等到1971年通過全民投票的决定才能爭取到參與的權利,從此在聯邦大選發揮重要的影響力。地方選舉的進展比較緩慢很多,一個人口最少的Appenzell Innerrhoden邦竟然到1991年才允許女性投票。瑞士人比較保守,按部就班,不會輕率改變政治制度。他們保持中立,不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不參加歐羅金融體制,獨立自主,在2002年才加入聯合國,但扮演低調的角色。

瑞士的版圖不大,由南至北只有220公里,由東至西也不過350公里,總面積為41,285平方公里,人口約8,372,000,略較香港為多。首都設在伯恩(Bern),一個人口只有十四萬的城市,在全國排行第四位,比蘇黎世和日內瓦還要小。從1848年開始,伯恩就被選為瑞士的首都。它位於德語及法語區的中間,交通方便,符合兩大主流民族的意願,亦得到義大利區人民的接受。

瑞士交通以火車為骨幹,伯恩有個規模宏大設備完善的火車站,是通往各大城市的樞紐。我們由Solothurn搭乘專線到此只需半小時,快捷舒適。走出火車站便可搭乘不同路線的無軌電車到四處遊覽。售票處職員說可利用當天有效雙程火車票搭乘市內的公共交通,既經濟又方便,尤其對「自由行」的旅客來說。

早上氣力比較好,我們便隨意四處遊。走到累了,找個有路邊座位的餐廳坐下,品嚐這裡香味撲鼻的咖啡,觀看來往的路人。走走停停,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座不知名的石橋。居高臨下,目睹洶湧澎湃的河水從橋底穿過,但竟然有人膽敢在此戲水,挑戰急流,冒險衝著浪花向低處漂流;乘坐獨木舟之人最感過癮,水力比任何發動機都要強大,將船隻和人推往下游去。其實最吸引我眼球的是沿河兩岸的建築:金字式的屋簷,紅色的瓦頂,透光的閣樓,米黃色的外牆,掛滿鮮花的窗台。一切設計與周圍環境配合,充滿和諧感,没有先聲奪人的氣勢,但也不流於俗套,處處流露出瑞士人優雅的氣質。

我們過了橋,搭乘2號線無軌電車往終點站走,到達一個巨大波浪型的現代藝術展覽館,名叫Zentrum Paul Klee,分成三個部分。我們沒有購票入場,只在小賣部及免費的展廳遛達。室內設計非常新潮,猶勝於室外的造型。這座建築物旁邊有一家看似很高檔的餐廳,我們選擇在露台坐下,一面享受美食,一面享受清新的空氣。瑞士餐廳没有強制執行加付「小費」的習慣,餐價已包括7.7%銷售税,顧客可隨意留下零錢給侍應生。

飽嚐午餐後,我們搭乘同一路線公巴返回市中心,路過不少宏偉建築,大概是政府辦公大樓。烈日當空,只想在車上遥望,之後轉乘101號線公巴繼續遊覽。這條線的路程較長,一直往郊區走。我們在終點站下車,向著附近一條河的方向走。這裡的景色與鬧市截然不同,綠意盎然。河邊有一條小徑,與它平行排列,穿過樹叢。我們向在河邊戲水的一對情侶問路,然後安心繼續走。走走停停,來到一道跨河的行人橋。看看腕錶,是差不多歸程的時間了。

我逐漸學懂如何利用公共交通遊覽這個國家,既省時間又省錢,而且感覺安全可靠。

2018/7/7 黃啟樟 Zuchwil, Switzerland


原圖:新華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