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如果,傷害別人是你的天性
如果,傷害別人是你的天性
周杰倫有首《四面楚歌》,中間是這樣rap的:
「我在回家路上看到路標指著演藝圈,
如果選擇往前走我就必須強壯,
走著走著莫名其妙衝出來好幾隻狗,
我心想我什麼時候認養這麼多隻狗,
他們咬著蘋果手裡拿著長鏡頭,
好像要對著我訴說什麼陰謀,
會說話的狗他說他是為了狗周刊,
看能不能拍我多換幾根骨頭。
如果傷害我是你的天性,
那憐憫是我的座右銘。
……  ……」

歌詞寫的,是販賣人家私隱的狗仔隊。

難聽點說,狗仔隊是以傷害人為業,當年英國的人民王妃戴安娜,就是被狗仔隊間接殺死。所以,現實中的狗仔隊,通常會把自己美化成兩個字:記者。

從前狗仔隊都是追訪娛樂八卦事,今天的狗仔隊卻用來對付政見不同的人。最近兩位城中火熱的新聞主角,就不幸成為狗仔目標。

港專校長陳卓禧因為對畢業禮時侮辱國歌的學生強硬處理,成了黃媒眼中釘,連日被記者跟蹤。校長行得正企得正,狗仔沒差可交,於是開始挑釁。

那天陳校長發現有個尾隨記者不斷撞他、踢他,期間一直拿手機拍他,好明顯就是想陳校長按捺不了發脾氣罵人,狗仔只要拍得陳校長一句惡言、一個惡相就夠了。

同樣事情,發生在旺角暴亂中被控襲撃的警司朱經緯家人身上。

上庭日,有記者一直貼身跟蹤朱警司家人,並不停挑釁:「朱sir會不會向被打事主道歉?」「朱sir有沒有後悔打人?」

那不是問題,那是判罪,記者帶著立場來採訪,圍著家人來挑機,最後因同行朋友忍不住爆了句粗,狗仔如獲至寶,有差可交,於是拿那句粗言張冠李戴做標題:「朱經緯子爆粗鬧記者」。

今日只要你是反黃派,一冒出頭來,就全家受罪,就墮進白色恐怖。朱警司家人三年來一直被狗仔隊滋擾,飲奶茶有人偷拍,吃牛腩麵有人偷拍,連唸中一的幼子都被記者跟蹤。

禍不及妻兒,到底朱警司的家人有什麼新聞價值?到底陳校長的私生活跟市民有什麼關係?正如周杰倫的歌,難道傷害別人才是這些狗仔的天性?記者有沒有認真想過,當初入行到底所為何事?

原圖:網易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