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難教
難教

遭反對派一再奚落的法庭,批准黃之鋒等人的上訴申請,3名由傳媒炮製的少年英雄昂首闊步走出法庭——周永康形容數十天的牢獄生活「非常愉快」,是次「奇妙旅程」;黃之鋒說,監獄是一個迫使人們只能服從命令的環境下生活的地方,根本地否定獨立思考。

 

在囚者改過自新

 

監獄無疑是隔離犯人的地方,在囚者因背景和價值觀不同而各有感悟和思考,包括對個人前途以至社會大環境的看法。且看看這些真實故事:今年23歲的「阿峰」多年前犯毒品罪判刑7年多,因不想成為社會的包袱,毅然再拿起書本,兩年前高考取26分,現於大學讀社會工作系;今年22歲的「明仔」因毒品罪入獄8年,不甘心頹廢一生,去年參加高考得到24分,現在大學讀工程。

 

識想的也不限於年輕人,40出頭的「阿成」是黃之鋒在公開大學的學長,讀了10年,拿下工商管理學位。黃拿高考成績跟他們比,相信一半都不到吧?

 

在「否定獨立思考」的地方裏,阿峰、明仔和阿成(假名)的思考能力似乎比黃之鋒高得多。積極正面的想法,推動他們為自己和社會的將來籌謀;他們沒埋怨要服從紀律、要摺好被鋪、要尊重管理人員。他們擔心書本的課題,多於關心在囚膳食是不是可口。

 

黃之鋒腦袋轉得快,口舌便給,總予人聰慧過人的印象,但揭開動聽卻虛無的詞藻,便所剩無幾。囚牢是懲罰和改過的地方,囚徒失去一些自由和權利是肯定的,硬要把鐵絲網內外的權利對等,只為延續保持人民先鋒的形象,對囚友思考未來幫不上忙。囚犯要按規律作息,自己收拾鋪蓋,就是讓他們明白責任;即使在家裏,父母也應該鼓勵孩子學懂收拾,定時上學、吃飯和休息吧。

 

「豐功偉績」網上寄賣

 

黃投訴遭人員脫光衣服搜查,沒說的,原來是必需的保安程序;懲教署每年因此搜出的違禁物如毒品者,不知幾許。囚牢裏的都是有待改過的人,有刑事重犯,也有聰明伶俐的小滑頭,時刻都在鑽規條的空子。懲教署能有多少人手,若犯人不服從的話,怎管得了?

 

隔離靜處是思過的不二法門。像黃之鋒等年輕人沒有好好反思己過,想想佔中和旺角暴亂在社會造成的破壞,對大眾、保安員和警察造成的傷害;想想以竹桿和鐵馬打破立法會大樓大門的駭人先例。他們讓改過的機遇悄悄在指掌之間溜走,怪得了誰?

 

更不堪的是,黃之鋒在獄中四處點起火頭,盡在規條秩序中找碴,再把「豐功偉績」譜成黑獄斷腸歌,放到台灣網上寄賣,要看的,得乖乖從口袋拿出鈔票來。

「奇妙旅程」眨眼間便化身「奇妙發財旅程」,名成利就,的確是後生可畏。

 

黃也說過,政府能困住身體,不能困住思想。鬼主意洶湧澎湃,懲教署永遠處身被動辯解一方,反正投訴沒成本,監獄風雲永遠有市場,只能祈求黃等上訴「得直」,再不回來,那麼還可以留下精力多幫助像「阿峰」等仍然有希望的年輕人改過更生。頑石未必點頭,朽木定不可雕,且讓那永無悔意的一幫,自然流逝。

 

原文轉載自《信報》2017年11月17日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