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委員、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從事研究工作多年,主力研究政治、經濟等範疇。
作者其他博評
金磚踏入第二個十年
金磚踏入第二個十年

在福建廈門,金磚五國(BRICS,即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剛於93日至5日舉行了首腦峰會。「金磚」這個說法,由美國投資銀行高盛原首席經濟師奧尼爾提出,指巴西、俄羅斯、印度及中國四個新興市場將帶動未來全球經濟增長。2006年四國第一次會晤,其後南非加入,「金磚五國」之稱由此而來。

金磚踏入第二個十年

2006年那次開啟的會面計,今年進入了金磚合作的第二個十年,而今年會晤的主題是「深化金磚夥伴關係,開闢更加光明未來」。這個「夥伴」關係,有點巧妙,因為「金磚」中的中國與印度,在不久前才在邊界的洞朗地區發生了逾兩個月的對峙。在這次首腦會議展開前的一周內(828),印度將邊境部隊撤出洞朗地區,為軍事對峙局面暫告一段落。中方在此問題上取得「維護領土主權和合法權益」的結果,而印度外交部表示,中印雙方都同意終止邊境對峙。對峙結束後,印度總理莫迪如期赴華參加金磚國家峰會。這次雙方找到化解邊界對峙的方法,正好反映了中印在「金磚」架構上的微妙關係。

洞朗之爭,是中印之間,涉及不丹邊界問題的對峙,然而在「金磚」的架構上,所牽涉的卻是更高層次的利益。在對峙與合作之間,中國與印度更高層次的立足點,選擇了後者。

峰會的成果之一,是五國領導人發布了一份《廈門宣言》,當中點了一批國際恐怖組織的名字,包括直接與巴基斯坦有關的穆罕默德軍、虔誠軍和巴基斯坦塔利班,這些一直被視為印度的眼中釘,但過去中國一直對將這些組織列入恐怖組織名單有保留。這次《廈門宣言》是中國送給印度的一份禮。

立足於更高層次的合作

金磚架構作為新興國家的焦點平台,正可看到成員國之間如何靈活處理對峙,化解矛盾,促成合作。尤其是中國如何運用這平台,去應對美國鼓動周邊國家圍堵中國的策略。

誠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周二的閉幕式上致詞時說,金磚國家會探索一條「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互利共贏」的新道路。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