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緯,廉政公署首位華人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雖已退休多年,仍積極參與全球的反貪工作,多次獲邀到外國分享反貪經驗,亦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國際反貪課程的主任及客座教授。
作者其他博評
遁辭無助釋疑 美加行令普選路更崎嶇
遁辭無助釋疑 美加行令普選路更崎嶇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早前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一起造訪美國和加拿大,明目張膽請求別國介入香港事務,行為極度不智,亦引來香港社會各界齊聲譴責,批評兩人跑到美國抹黑香港的普選,想要引入外國勢力為自己造勢,一己私念可能將香港民主進程引入崎嶇之途。
 
見各界的批評理據充足,陳、李二人成功爭取到在早上八時至九時的黃金時間,接受香港電台「烽煙」節目的訪問。
 
在整整一個小時的訪問中,兩人嘗試趁機解釋 「美加之行」的理由,反覆發表如 「香港回歸後不斷倒退,外國有權關注香港事務」等謬論;筆者又注意到,主持人期間沒有任何尖銳的提問,接聽的兩個電話,一個支持陳李就能暢所欲言、一個反對就馬上被主持匆匆掛綫,令節目儼如單方面為二人宣傳,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再次撰文,以正視聽。
 
《聯合聲明》未提「普選」
 
事實上,筆者早前已撰文,指出陳、李二人論點的謬誤,證明二人口中所謂回歸後香港各種民主自由都倒退的說法不盡不實。不過最荒謬的,乃陳太日前竟仍然在報章重申已被擊破的論點,聲稱「維護『一國兩制』和在香港落實真普選並不單是中國事務,《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具國際約束力的條約,並在聯合國存檔」云云,企圖藉此讓自己走到美、加要求別國介入香港事務的行為變得合理。
 
筆者在早前的文章已指出,《中英聯合聲明》從沒有指明行政長官必須經由「直選」或「普選」產生,只寫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可見英國政府在簽訂《聯合聲明》之時,心目中根本並無普選。既無 「普選」字眼,試問陳太所指的 「約束力」是要如何應用呢?今時今日香港街頭巷尾都在熱議的「普選」,其來有自,絕非由其他國家爭取得來,而是中央政府起草《基本法》時,刻意寫入「特首最終通過普選產生」的條款,全國人大常委直到二○○七年更明確制定香港普選時間表,充分展示了中央對落實香港普選的誠意與決心。
 
砌詞無助收窄分歧
 
故此,香港如何落實普選,純屬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內部事務,跟《中英聯合聲明》可說毫無關係,更遑論要其他國家「介入」或「協助」。陳太以往長時間為港英政府服務,回歸後更官至政務司司長高位,理應深諳箇中道理。
 
她和李柱銘的所作所為,只是想藉港人對《中英聯合聲明》內容的認識不足,企圖偷換概念和混淆視聽,為自己的「美加之行」塗脂抹粉,然而事實勝於雄辯,陳太的所謂「論據」明顯經不起考驗,最終只會加深各方的分歧,令普選路更加窒礙難行。
 
就連陳太的同路人、前自由黨主席李鵬飛亦認為,陳、李二人的舉措,將現時政改討論「搞到一鑊泡」!誠言,近日社會上亦愈來愈多人提出合乎《基本法》的方案,這種健康狀況若能持續,香港要有普選,絕非海市蜃樓。陳、李二人的美、加之行,隨時令各方的努力付諸東流,事後死不認錯,最終只會令香港的普選路更加崎嶇多舛,於香港無益、於普選有虧,這又何必?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 2014年5月2日

原圖:網絡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