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區區議員、新民黨執行委員
作者其他博評
佔中難贏選票 難礙區選大局
佔中難贏選票 難礙區選大局

區議會的選舉提名期已經開始,這次的區議會選舉有幾個過往沒有的影響,佔中就是最大的變數。

剛過去的佔中周年紀念時,反對派又在醞釀各種動員。其實他們不想也不敢動員市民出來再佔一次,而是想人們勿忘初衷,在選舉的時候動員年輕人投票。因為年輕人對地區議題沒甚麼興趣,也不覺得這和他們有關。所以要動員這些年輕人,最有效的就是再提佔中,提高他們的代入感。

傘兵欠投入 不屑地區工作

那麼年輕人對區議會選舉的影響有多大呢?所謂的首投族的數字和過去選舉前比並沒有太大的增幅。筆者很記得在佔中中期,反對派的明星去到旺角和銅鑼灣佔領區旁叫人做選民登記。那裏周圍都是年輕人,但我看了10多分鐘卻沒有一個人理睬。年輕人畢竟佔總選民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所以並不是集中做一、兩個年輕人議題,就能影響到區議會選舉的。

另一個變數就是傘兵的出現。筆者覺得傘兵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想來出名,一種是想去贏。比如說在建制派明星那些選區,很多人爭着去那裏選,這些傘兵就是想藉機出名而已,並不是想去做地區工作和服務市民的。另有一些傘兵在地區裏低調默默地去做工作,這些肯像建制派那樣去努力的,是想贏議席的。

但是筆者觀察到大部分的傘兵都投入不足。反對派能號召很多年輕選民出來支持佔中,但是他們號召不到足夠的人肯在地區上面深耕細作。可能他們是受高層次的意識形態信息感召,但低層次的地區工作卻不屑去做。

傘兵自我 不盲信「大佬」

還有一個亮點便是傘兵的選舉策略究竟是甚麼。筆者相信他們不會聽泛民大佬們的那一套,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我意識,有些人會希望講本土文化或者別的相關議題。有一點重要的觀察是,所有傘兵中好像沒有一個是以佔中為主要政綱,沒有人會不斷地提醒別人他們有份佔中,沒有人天天拿黃傘出來的。很明顯他們自己都不覺得佔中受到廣大市民支持。

假如這一次選舉結果如外界所料,建制派再次贏了大多數議席,那麼只能解讀為佔中不得人心。如果建制陣營的成績稍微下降,例如有個別重要位置喪失,那麼反對派就會說成自己贏了整個選舉。

但是實際上從大的環境來講,筆者並不覺得會對立法會選情和特首施政有很大的影響,今年的選舉結果不太可能對香港政局帶來很大的轉變。

原文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 2015年10月8日

原圖:takungp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