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評則鳴】國際政治波譎雲詭 23條立法任重道遠
【筆評則鳴】國際政治波譎雲詭 23條立法任重道遠

2019年反修例暴動之後,要求特區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呼聲亦日益高漲,不少市民意識到,若非因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例長期闕如,問題或許不至於發展至如此失控的局面。雖然全國人大常委會其後在全國大人會議授權下,正式制訂和頒布《港區國安法》,成功令到動盪不安的香港復常,惟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這一特區的憲制責任,仍然是不少真正愛香港市民的心願,希望藉以完善整套維護國家安全的體系,令香港真正重回「聚焦經濟、改善民生」的正軌。


國家安全風險千變萬化


原本就《基本法》23條立法,已經排在立法議程上,惟港府日前卻抽起有關立法建議,特首李家超昨日解釋,國家安全風險千變萬化,地緣政治急速惡化,一些手段變成武器來攻擊他國安全,形容本港需訂立有效及可處理極端情况的法律,也需評估新手段的發展。


老實說,對於《基本法》23條立法未能如期「上馬」,相信不少市民都會感到失望和擔心,始終前年實施的《港區國安法》,只納入23條部分禁止罪行,其餘沒有處理的罪行,例如叛國、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禁止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等罪行,仍有待港府另行立法,這些漏洞一天未堵塞,代表維護國家安全的系統仍然未夠完善,亦代表所有真正愛香港的市民仍然未能百分百安心。


西方制裁手段多樣


然而,港府的說法,亦絕非無的放矢,甚至可以說是有一定道理。眾所周知,俄烏戰爭爆發之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針對俄羅斯祭出一系列的「極限制裁」,當中採取的手段可說是「千變萬化」,包括將俄羅斯的銀行踢出SWIFT國際結算系統,是名副其實的「金融核彈」。除此以外,美國等西方國家又將矛頭指向一眾俄羅斯富豪,將這些「有錢人」的私有財產全部凍結,甚至是充公,明顯對俄羅斯的經濟帶來極大的震盪。


先旨聲明,我無意就俄烏戰爭的是非對錯作任何論斷,今次想探討的,是西方國家可以採取的手段。事實上,就以香港的金融為例,香港的外匯儲備有不少是存放在歐美,假設香港遭受與俄羅斯相類似的金融制裁,令到香港政府不能夠使用美元,甚至所有港府的外匯儲備亦被這些強盜國家「凍結」或「充公」,令到聯繫匯率制度因而崩潰,這種情況一旦發生,香港政府已經準備好去應對了嗎?


當然,我亦不是要危言聳聽。對西方國家而言,金融制裁其實就如「七傷拳」,既能傷敵,亦傷己身,現階段我們的確未見到,西方國家會依樣葫蘆,將針對俄羅斯的制裁措施施加在香港身上,但正所謂未雨綢繆、曲突徙薪,中央政府和港府確實必須有預案,以防有朝一日,當西方國家將矛頭轉向中國,甚至不管如何打壓,都不能阻止中國繼續崛起的時候,真的會來一個玉石俱焚。


《基本法》23條必須立法 做好準備防動盪


過去一段日子我們清楚看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行動上的態度,絕對是蠻不講理。除了先後多次無理制裁中央和特區政府官員外,更多次在國際場合抹黑香港的執法行動和法庭判決,美國國會轄下的「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無隔一段時間就會發表抹黑香港的所謂「報告」,更公然恐嚇要制裁港府律政司的官員;而部分美國國會議員更將矛頭指向我們香港的法官,威脅要制裁他們。對於這一切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港府必須有所準備。


不得不承認,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危害別國國家安全方面,肯定是大師級高手;對西方國家而言,影響競爭對手的政治和國土安全只是「小菜一碟」,其他如金融、科技、網絡,甚至是發展利益等方面的安全,西方國家都無孔不入地滲透,在全球一體化的大環境下,美國等西方國家破壞別國國家安全的手法亦變得更多樣化,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而且是全中國最國際化的城市,在中美博弈的大格局下,被用作攻擊內地的機會亦與日俱增。


國際局勢,風起雲湧,而且愈來愈變幻莫測。《基本法》23條就如下棋,港府必須有準確的預判,精確分析和預計對手會出什麼招數,不能莽撞,亦不能捱打。今日,西方國家因為俄烏戰爭而暫時分身乏術,惟戰爭早晚會完結,西方國家的矛頭,亦遲早會再次聚焦指向中國,特區政府不可坐以待斃,就趁這一段時間好好裝備自己,應付未來可見的連場硬仗。《基本法》23條立法是必須的,只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最終必然水到渠成。


原圖:港人講地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7
好正
1
心心眼
2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0****11
    +85290****11
    3月前
    0 回應 檢舉
    没有最好, 只有更好。 凡是要等到最好才做, 什麽才是最好, 開章两的話已是答案。 国安法日後可以透过人大去修訂, 基本法亦可透过人大去釋法, 在香港立法的廿三條亦可以透过立法會去修訂。 香港最高的領導若果每事遲一分鐘去决断落实, 即会每一港人浪費一分鐘, 全港七百五十萬人, 即浪費了七百五十萬分鐘。7,500,000分鐘除以60 , 又再陈以24,即係5,208日。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