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敖暉做了Condom?當然是!
岑敖暉做了Condom?當然是!

經歷過曠日持久、暴力不斷嘅反修例運動,反對派最能「成功爭取」嘅,就係成功令唔少年輕人包括政客本身坐監,有說法指呢班為政治而坐監嘅人已經成為Condom(用完即棄嘅安全套)。囍雨以為,一般不知名嘅入獄年輕人認為自己係Condom,原來連有名有姓嘅入獄反對派政客都會有呢種懷疑,而呢個人就係岑敖暉;如果你問囍雨,岑敖暉係咪Condom,答案當然係啦,場仗打完,仲要打輸埋,坐緊監而已經「無用」嘅人,除咗被拋棄,試問仲有咩作用呢?

 

為咗令大家更「傳神」地知道岑敖暉講乜,請容許囍雨喺度節錄少少岑敖暉社交媒體嘅內容俾大家睇下:

 

「很久沒有給大家傳訊息了。這陣子大家都很難熬,每天都承受著莫大的痛苦、折騰。我知道,卻不全然知道:身處的監獄雖處於鬧市之中,卻是一個『黑洞』。」

 

「坐了四個月監,少不免有氣餒的時候,少不免有「唔知自己為緊乜X困喺度」的時候,甚至有思考,其實自己是不是『做咗condom』的時候(連我這樣有名有姓的『政治人物』也會萌生出這樣的念頭,不想而知一個又一個正還押逾年、一個又一個正等待審判的手足有何感受)。究竟所謂「承擔」,是怎樣的一回事?」

 

「現在我想得比較清楚,對自己來說,監也許是為自己而坐的。不用把自己『美化』、『想像』為甚麼甚麼,也不是為你、為她、為他而坐,歸根究底,都只是自我的抉擇,是有關『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我』的命題,是有關自己能否活得心安理得的命題。」

 

岑敖暉等政客是「絕對Condom」

 

對於岑敖暉嘅疑問,囍雨答到佢喎,講真,一班年輕人後面,有一班政客;一班政客後面,又有金主、大台;而金主、大台後面,又有外部勢力。岑敖暉雖然都叫做「有名有姓」嘅政客,但反修例運動結束,反政府陣營徹底失敗,岑敖暉等人依家坐監(或者係還押中),對金主以至對外部勢力而言,利用價值係「零」,最好嘅處理方法就係捨棄岑敖暉等人;喺呢個情況底下,岑敖暉等政客唔係Condom,又係咩呢?

 

因為一句「違法達義」,因為要爭取「五大訴求」,最後結果係「攬炒」自己,囍雨反而想問,為咗咩呢?老實講,就算岑敖暉點「賣慘」都係無用,因為由一開始,無人攞支槍逼佢哋行出嚟反政府、反中央,佢哋做咗某啲事,不論係喺街頭參與抗爭,或者打算「攬炒」立法會、香港,如果罪成,要找數係咪好合理呢?坐監日子難捱,但囍雨必須講句,呢個惡果,係政客們自己種下!

 

反對派的「夢醒時分」

 

反修例運動已經過去,岑敖暉等政客成為Condom,亦係不爭嘅事實,囍雨認為不論係反對派政客,以至係反對派支持者,都係時候「夢醒」喇;依家有咗《港區國安法》,中央又為香港完善埋選舉制度,反對派仲想「奪權」、「變天」?不可能,不如諗下將來點樣重新投入社會仲好啦! 

 

圖片來源:岑敖暉Faceboo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10
好正
2
心心眼
6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

  • +85290****65
    +85290****65
    2月前
    0 回應
    :+1: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