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殺害」民主
反對派「殺害」民主

「收窄紅線」、「愛國定義唔同咗」、「趕絕反對派」等等,近日我哋都聽到好多反對派對於「愛國者治港」原則嘅批評;反對派覺得自己被中央「封殺」,或者覺得自己嘅從政路受阻,甚至認為香港已經唔會有普選,但囍雨必須指出,香港民主路本來一片光明,只係反對派喺幾年前執意要反對可以令政制向前行一步嘅政改方案,甚至不斷策劃「違法達義」嘅行為,先逼到中央要再重申「愛國者治港」原則,甚至要完善選舉制度。一言蔽之,就係香港嘅民主路,係俾反對派「謀殺」嘅!

 

一切由戴耀廷說起

 

時間回到2013年,當年一月中,時為港大法律學者嘅戴耀廷,提出違法「佔中」計劃,喺之後嘅一年多時,戴以至其他反對派政客都不斷向市民「洗腦」,令人誤以為透過違法佔領,可以脅逼港府以至中央推行不符《基本法》規定嘅「公民提名」普選方案。呢一個行動,係反對派行得最錯嘅第一步。

 

所謂「一步錯,步步皆錯」,2014年,時任特首、現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提出政改方案,本來呢個係好機會令香港政制向前邁進一大步;不過,堅稱要「公民提名」嘅反對派唔肯接受,並喺當年9月28日發起違法佔領行動。一場曠日持久嘅違法佔領行動,足足持續咗79日,影響市民生活不特止,仲令特區管治以至中央權威受到挑戰。囍雨想問一句,如果反對派當時接受咗政改方案,無喺香港發動咩大規模違法行動,相信今日嘅香港,已經好唔一樣。

 

「接二連三」地觸碰底線

 

一個正常人或者正常團伙,最多都只係「貪勝不知輸」,但「反中亂港」上腦嘅反對派,唔知點解係都要令到自己甚至香港「一敗塗地」先安樂。違法佔領之後,有2016年嘅旺角暴動,而且策劃者當時唔係要求「民主」,而係要「港獨」;到2019年夏天,更發生咗本港史無前例嘅反修例運動,無數針對政府、執法者甚至普通市民嘅暴力事件發生,甚至有人提出「攬炒」香港、中央,要求香港「獨立」。老實講,對香港有主權、全面管治權嘅中央,如何能忍呢?

 

有人或者會問,喺依家呢個政治環境,仲會唔會有普選,囍雨覺得,根據《基本法》條文,普選行政長官仍然係最終目標;但前提係,香港嘅反對派政客以至反政府分子,必須認清中央嘅權力,重回《基本法》嘅內容基礎,承認中央對行政長官嘅任命權係實質而唔係名義上嘅,相信最終香港仍會有普選。坦白講,如果要撇除中央嘅任命權力,又要保留「高度自治」,呢一種香港特區「獨立」於國家嘅概念,其實係一種變相「港獨」,不論係中央、港府以至本港廣大市民,都絕不接受!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32
好正
9
心心眼
13
好好笑
4
令人傷心
5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