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港獨」係咪學術討論?
「港獨」係咪學術討論?

「香港獨立」,到底係咪一個可以合適嘅學術討論問題;唔同人有唔同嘅答案,而剛被浸大校董會任命、將上任浸大校長嘅衞炳江,就表示各人對學術討論嘅界線唔同,自己唔係法律專家,「無法定奪」,又稱「港區國安法」條例已正式生效,唔希望見到師生違反法例。對於衞炳江嘅表述,廣男絕對唔認同,「港獨」係嚴重罪行,試問又點可以用「學術討論」嚟包裝呢?

 

學術討論的誤區

 

對於「學術討論」,可能好多人認為係無邊無際,講咩都得,討論咩都得,甚至喺「討論」當中鼓吹任何嘢都無問題。但廣男要指出,「港獨」唔應該喺討論範圍之內,因為喺「港區國安法」之下,「港獨」言行可能已經觸犯法例,對於會犯法嘅嘢,有咩好討論呢?再者,香港從歷史、法律上都係中國不可分離嘅一部分,廣男亦唔明白有咩好討論。

 

仲有一點好緊要,如果「港獨」因為「學術討論」而變得合理化甚至合法化,大學校園就會變成中門大開、可以大聲討論「港獨」嘅地方,咁大學咪變成法外之地?再者,當「港獨」風氣喺校園散播開去,一啲激進大學生,下一步嘅行動,就一定係「煽獨」、「播獨」甚至為「香港獨立」去抗爭,到咗呢個時候,衞炳江仲可以點拯救啲學生?

 

試試在外國舉起納粹手號

 

「港獨」作為不可踰越嘅紅線,唔應該去討論,更唔應該去煽動,情況就好似如果有人喺西方國家嘅校園舉起納粹手號或者手勢,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一樣;因為就算喺西方國家嘅院校,自由同學術自由都係有底線嘅,作為學校嘅管理者,應該喺呢啲大是大非嘅問題上表明立場,唔應該含糊其詞。

 

身為大學校長,如果喺某啲事情上「無立場」,最可能出現嘅結果,就係校園內出現種種歪風,歪風再散播去社區;喺呢度,廣男認為衞炳江最應該做嘅,就係表明反「港獨」,表明唔贊成以「學術討論」為藉口喺校園「講獨」。一個大學校長,應該立下榜樣,對任何可能違法嘅事情同「討論」說不! 


圖片來源:理工大學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9
嬲爆
5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