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港聞版編輯,愛聽前線記者說故事,更愛分析新聞背後的故事。深信凡事都有兩面,認為作為評論人,有責任提出適切的觀點與角度,讓讀者正面思考。
作者其他博評
【秉文觀新】兇殘暴徒又想「殺人」?
【秉文觀新】兇殘暴徒又想「殺人」?

區選過後社會緊張的氣氛有所緩和,本以為暴力示威有所減退之際,上周六(30日)晚又再爆發一輪暴力衝突,大批示威者以「紀念8.31事件三個月」為名,在太子站一帶聚集鬧事,又衝出馬路架設路障,並與警方對峙;衝突一直持續至周日(1日)凌晨,其間一名熱心男子在馬路上清理路障,突然遭暴徒襲擊,以類似渠蓋的物件猛烈襲擊其頭部,該男子頭部馬上血流如注,癱坐在地上。筆者必須強調,暴徒的行為極度危險及瘋狂,隨時會「搞出人命」,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謀殺行為!為何暴徒能如此冷血,對手無寸鐵的無辜市民都能狠下毒手?


訴求「大晒 」殺人都可以?


據新聞片段顯示,當晚有一名戴眼鏡的男子在太子馬路上清理路障,將堵路的雜物逐一拖回路邊,多名蒙面示威者隨即起哄,並不停以粗口辱罵他,當該男子打算拿出手機準備拍攝時,突然有一名蒙面暴徒手持疑似渠蓋的黑色物體,以猛力襲向該男子的頭部,他即時倒地並當場暈倒,血流披面,當他回復意識清醒過來後,他身邊的示威者仍未有罷休,繼續以粗口辱罵該男子。筆者敢問無人性的暴徒一句,到底遇襲男子做錯了什麼,要遇到這種暴力對待?是否為了爭取所謂的訴求就「大晒」,就連「殺人」都可以呢?


暴徒暴行已再無良知「底線」


筆者須指出,頭部是相當脆弱的部位,若受到重物猛擊,後果相當嚴重,隨時會影響到記億力、判斷力及四肢運作,甚至足以致命,暴徒的行為根本是「意圖謀殺」;其實同類事件近月以來不斷發生,在上水有伯伯被暴徒掟磚擊斃、有市民遭暴徒淋易燃液體後活生生點火燒至重傷、又有警員被暴徒以鎅刀割頸,反映暴徒暴行已再無「底線」,無論是警員、市民,一旦被視作敵人,就會遭到極端暴力對待,而且手段更是日漸兇殘。如今已經有人死於暴徒的手下,他們仍不願「收手」,社會各界必須勇於發聲,一同譴責暴徒暴行,與暴力劃清界線!


筆者認為,如今黑暴行動無日無之,暴徒不斷變本加厲,問題很大程度上源於社會缺乏「譴責暴徒的聲音」,暴徒以為自己就是社會上「大多數」,並擁有大量「民意」的支持,又認為市民默許他們的一切暴力行為,於是就更加「放贍」地大肆破壞,試問在這種情況之下,暴徒又怎會懂得「停手」呢?大家是否還要保持「沉默」,任由暴徒將香港「打爛」?為暴徒暴行「背書」?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22
嬲爆
1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