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說好的新聞自由呢?
說好的新聞自由呢?

過去嘅週末,暴徒繼續喺全港各區「打砸燒」、襲警同「私了」市民,當中尤以圍毆完市民再將人「剝光豬」最令人震驚同憤怒;值得留意嘅係,暴徒喺周六嘅暴動當中,竟然連國家重要嘅駐港新聞機構都唔放過,「恐襲」位於灣仔嘅新華社亞太總分社,先將其大門玻璃打爛,再向大堂投擲汽油彈,行為極度暴力、過分。老實講,一班暴徒成日話要爭取「民主、自由」,如果係真嘅話,點解佢哋又唔尊重下新聞自由,要暴力破壞、焚燒新聞機構呢?


暴力縱火時 新聞社有人在內


作為一個新聞機構,星期六、日都有人在內工作,廣男必須要強調,當一班暴徒「恐襲」新華社嘅時候,係有人仲喺新華社內工作嘅,如果暴徒所投擲嘅汽油彈引起大火,波及大堂上樓層,分分鐘會釀出人命,絕對唔會係盲反派所講嘅針對「死物」咁簡單,更加唔係單純嘅示威「表達意見」!


奇怪嘅係,喺今次嘅「恐襲」當中,廣男見到連平時「偏幫」反政府人士幫到「出晒面」嘅記協,都有發聲明譴責暴力、破壞行為,新華社、《人民日報》以至中央政法委,都有批評相關行為衝擊文明底線,但係一向口中「疾惡如仇」嘅盲反派政客,睇唔同報道竟然完全見唔到佢哋發聲,難道佢哋所捍衛嘅,係唔包括盲反派以外嘅新聞機構或媒體?咁擺明係雙重標準喎!


盲反派在哪裡?


之前荃灣發生衝突,有警員自衛向暴徒開槍,有盲反派議員就批評警方「方寸大亂」,粗暴對待市民同「記者」;好喇,依家咁大個新聞機構俾人破壞同掟汽油彈,如果佢哋要保護市民、社工、記者以至新聞機構,佢哋係咪都應該出個聲明譴責暴徒呢?廣男相信佢哋絕對唔會,因為過去幾個月就算暴徒幾暴力,基本上都唔見佢哋譴責,亦未見過佢哋同暴力割席;當中原因,恐怕就係暴徒已經成為佢哋反政府嘅「最大力量」,如果佢哋譴責暴徒,即係等於「削弱」自己嘅反政府力量,亦等於無咗一大堆選票,出於政治考量,相信佢哋會繼續同暴徒「同行」。


暴徒運動由六月至今,暴徒已經變得「無法無天」,盲反派要同情暴徒,呢啲係佢哋個人判斷;但如果眼見暴亂由警察、商舖、鐵路最後蔓延到新聞機構都唔理,廣男敢講一句,當有一日暴徒唔滿意班盲反派政客「無作為」,佢哋都可能成為暴徒「私了」目標,到時佢哋喊冤,真係無人會覺得佢哋「可憐」!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10
嬲爆
3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

  • 馮健新
    馮健新
    1月前
    0 回應
    盲反派的心,比暴徒的黑衣更黑,更恐怖!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