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教育不是「有求必應」
【鐵筆錚錚】教育不是「有求必應」

中大學生早前「成功」逼使校長表態「譴責警暴」,於是港大學生近日意圖複製這宗「逼宮」事件,向港大校長張翔提出「四大訴求」,並限時回應,否則「升級行動」。昨晚十點過後,張翔以電郵方式回應全校師生,明確重申「反對任何人士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及至今天,有「不滿聲音」就咬住「張翔沒有譴責警暴」大造文章,但筆者要問這些「不滿」者一句,一味要求「譴責警暴」,為何又對暴徒暴力視而不見、避而不談?還是學生根本另有政治目的?回到那個老生常談但又必須講透的原則性問題,就是沒有暴徒暴力,又何須警方武力止暴!


筆者一向認為學生有訴求,可以提出來大家理性溝通,但也要看是否合乎情理。之前港大生提出的「訴求」,簡單而言包括「譴責警暴、政府」、「不准警方入校搜捕」、「支援被捕學生」以及「與學生對話」。筆者質疑,後兩點只是幌子,學生看重的「戲肉」在於前兩點。但張翔校長的回應清楚表示,會「確保學生有途徑獲得法律援助、輔導和其他支援」、亦將「持續和學生以任何方式溝通」,但同時要強調一點,就是「反對任何暴力」;至於「能否入校搜捕」,則繼續按校園既定規則辦事。


禍害根源是暴徒暴力


筆者相信,對於不滿張翔回應的學生、人士而言,只要校長不說出一句「譴責警暴」,就是「有問題」,但筆者要反問一句,「反對所有暴力」又有什麼問題呢?難道不應該嗎?大家不要忘記,香港有今日動盪局面,起源在於有少數激進之徒完全超出和平表達訴求的範疇,大肆進行違法行為,暴力破壞打砸燒。當有人違法,就會有警察執法;當有暴徒危害社會安寧,政府及警隊就要依法止暴。回到到校園、教育者的角色,筆者認為張翔今次的回應傳遞的更深層用意是,學生要對話、溝通,隨時都可以;情理之中的支援、幫助,校方也會了解所需,這正是張翔所講的「道德責任及關懷」,但與此同時,大家要明白,暴力任何時候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學校也不會充當違法者的庇護所。


照單全收換來得寸進尺


筆者要指出的是,教育的要義不是對學生「有求必應」,而是要令他們明辨是非黑白,知道「暴力不可取、犯法不可為」。當學生「要求」校長、校方「譴責警暴」、「阻警入校」時,筆者認為他們的真正用意,就是要把校長「綁」到學生一邊,一齊反政府、反警隊,如果校方真的「跪低」、對學生「照單全收」,結果就是讓學生有大把理由將自己的錯誤行為合理化,繼而得寸進尺、提出更多「要求」。不妨看看中大校長段崇智和浸大校長錢大康,他們的「通情達理」換來的又是什麼?大家都明白,教育對香港未來好重要,亦正因如此,我們才需要更多勇於「企硬」反暴力的教育家。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161
支持
82
好正
9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