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醜陋的盲反派 荒謬無極限
醜陋的盲反派 荒謬無極限

一名警員日前喺觀塘執勤時突然被一名青年從後「割頸」,外界紛紛譴責企圖「謀殺」警察嘅暴力行為;曾經表示點都唔會同暴徒「割席」嘅盲反派議員,喺接受傳媒訪問嘅時候,幾乎一致地拒絕譴責暴徒暴力,有啲甚至「詭辯」地聲稱唔知涉事青年係咪由「公安」、「臥低警員」所扮。囍雨想講,盲反派嘅「死物論」,本身已經非常過分,如今出現圖謀「謀殺」警察事件,佢哋為咗政治利益而唔譴責、唔割席,言行極之醜陋。

 

看看政棍說甚麼

 

有傳媒專登就19歲青年涉以𠝹刀割警員頸部一事問盲反派立法會議員回應,點知佢哋嘅回應一個比一個荒謬,例如民主黨尹兆堅,就話無留意呢件事,「只看到示威者比人打」;佢黨友林卓廷,就索性以「開會」為由唔回應傳媒。公民黨又如何呢?郭家麒就調番轉嚟講,叫警方立即停止「警暴」,郭榮鏗就表示「心痛」,但就無譴責暴徒。

 

其他立法會議員嘅回應,一樣係離晒譜,例如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質疑行兇青年係咪「公安所扮」;新民主同盟嘅范國威就話事件有可疑,過往有臥底警員混入人群搗亂,要了詳細了解再回應。咁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又如何呢?佢一開頭無直接回應傳媒提問,之後喺社交平台稱「任何故意傷人的行為都是絕對不能接受」、「譴責任何的暴力,包括警方和示威者的暴力」,大家真係要問下葉建源,行兇者係唔係暴徒?同埋佢作為教育界議員願唔願意同暴徒割席先?

 

激進暴徒 多為學生

 

如果大家留意下近期幾單新聞,會發現無論係荃灣涉襲警而胸部中槍嘅青年、元朗涉襲警而腿部中槍嘅青年以至今次涉嫌割警員頸部嘅青年,佢哋都係中學生!囍雨就諗,點解頻頻有中學生以身犯險,甚至不惜「謀殺」警察,係新生代出現問題,定係教育出咗問題?講真,第一次有激進學生出現,學校入面嘅校長、教師選擇包庇;到第二次有激進學生出現,學校繼續包庇維護,咁之後不斷出現激進學生變為暴徒,就一啲都唔出奇!奇就奇在,事到如今竟然教育局、學校校長、教師仲要繼續包庇學生,不分對錯!

 

學校唔想放棄學生,囍雨絕對明白同尊重,但學校作為教育人子女嘅最前線,係咪應該向同學以至社會發出正確訊息,任何人都唔應該犯法,唔應該用暴力及違法嘅手段解決問題呢?一直喺法治、暴力問題含糊其詞,一味袒護學生,最後就只會縱容出更多「暴徒學生」!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70
嬲爆
6
超無奈
5
無意見

評論

  • Tony Liang
    Tony Liang
    1月前
    0 回應
    認住呢班人, 一個一個認住佢 , 記清楚佢地個樣, 全部都係指廘為馬的"已完" . 明年換屇 , 選民知道點選啦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