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尹兆堅老屈警察 事後若無其事
尹兆堅老屈警察 事後若無其事

有反修例人士日前喺上水同沙田發起遊行,遊行「例牌」變成暴力流血衝突,警察執勤時俾示威者圍堵甚至圍毆,睇到人心都慌埋;喺前日,即係星期六一班示威者喺上水遊行、佔領果時,原本警察追緊一名戴帽男子,但另一名企喺記者隔離嘅四眼口罩男就突然「狂奔」、企圖跳橋,最後由警察同記者「拉番上橋」;事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就屈警察話係「警察追打人」搞到人跳橋,即使被踢爆都仲要死撐,話自己只係按現場消息描述、接受太多記者訪問云云。囍雨認為,盲反派同警方因政治對立起嚟,大家都理解,但講到警察「追打人」、逼人跳橋咁嚴重,尹兆堅係咪過分咗啲呢?

 

到底是誰追究誰?

 

尹兆堅作為盲反派政客,屈人有一手之餘,卸膊當然亦有一手啦,佢俾其他人踢爆佢老作、屈警察之後,澄清話係警員救番跳橋示威者,但無就屈警察言論道歉,亦無悔意,一時話自己只係按現場消息「嘗試」描述,一時死撐話警方「追趕」青年,令青年「慌不擇路而冒險跳橋」,甚至稱會繼續追究相關責任。呢個屈完警察仲話要追究警察責任嘅說法,大家點睇?囍雨就覺得相當之無賴!

 

坦白講,如果睇番現場片段,大家會見到該名青年當時「唔知咩事」要「拔足狂奔」,繼而「嘗試」跳橋,嚴格而言,係幾名警員同記者救番佢,而唔係逼佢跳橋甚至想「累死人」;尹兆堅作為立法會議員,近乎第一個時間行出嚟屈警員,會加深警民之間嘅矛盾,做法極不道德!如果尹兆堅尚有一點良知,應該向警方作出正式、真誠嘅道歉,而唔係堅拒認錯。

 

政客在現場幹甚麼?

 

值得留意嘅係,喺近日嘅暴力流血衝突當中,盲反派立法會議員包括尹兆堅、林卓廷、楊岳橋、譚文豪、區諾軒以至朱凱廸等人都有喺示威現場出現,甚至稱自己同警方「交涉」過。囍雨真係唔明,當有人佔領、堵塞路面,甚至挑釁警方嘅時候,一班盲反派議員要同警方交涉啲咩呢?係咪叫警方由得人犯法,千祈唔好執法呢?身為立法會議員,佢哋嘅責任係協助示威者「違法」?囍雨知道、明白今年同出年都係選舉年,但政客為咗政治利益而選擇企喺激進示威者一邊,實在係不應該!

 

原圖:RTHK

22
嬲爆
8
超無奈
6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