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根本就不是公民抗命
【鐵筆錚錚】根本就不是公民抗命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早前受智經中心委託,進行有關香港法治的調查,違法佔領發起人戴耀廷似乎對有關調查相當「感興趣」,更以〈公民抗命已在香港生根〉為題撰寫文章,稱較年輕的港人對「公民抗命」的接受程度更加高,若香港社會在未來五至十年再出大規模的政治衝突,參與的人可能比2014年時違法佔領還要多。筆者認為,年輕人對「公民抗命」或「違法達義」的接受程度或較年長人士為高,但筆者必須點出一個事實,戴耀廷所煽動、鼓吹的,根本就不是「公民抗命」,而只是一群政棍違法後不承擔後果的破壞社會行為!


假抗命 真破壞


當戴耀廷近年不斷重複「公民抗命」這個看似崇高的理念時,大家必須首先認清,戴耀廷等人實際所做的,根本不是「公民抗命」,而只是政客違法後「不找數」的政棍行為。以戴耀廷之前也引用過的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賀輔明勳爵(Lord Hoffmann)為例,賀輔明勳爵曾在一宗英國案件中指出,「公民抗命」不能造成過份的破壞及不便,而且「抗命者」會真誠地承擔罪責;筆者要問戴耀廷一句,他符合賀輔明勳爵上述所指的兩項條件嗎?如果符合,他為何在法庭不認罪?如果不符合,他又憑甚麼妄稱自己是「公民抗命」?


除了賀輔明勳爵,被喻為20世紀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家之一的羅爾斯(John Rawls),也在其巨著《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詳細論述過「公民抗命」的概念,表明「公民抗命」是一種道德、非暴力的行為,而且要以願意承擔違法後果作體現;在違法佔領的日子裡,不時發生暴力事件,甚至出現過百人圍堵警員「搶犯」事件,事後戴耀廷等人又沒有在法庭認罪,以示願意承擔違法後果,戴耀廷還有資格說「公民抗命」?根本就是假抗命、真破壞!


以教壞年輕人為傲


當戴耀廷強調「較年輕的港人對『公民抗命』的接受程度是更加高」時,筆者只能用恬不知恥來形容戴耀廷,如果數年前不是他們在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宣揚違法理念,會發生這麼大的一場違法行動,會影響到那麼多香港人?當一個破壞社會的嫌疑犯為自己煽動他人違法、「抗命」而狀似沾沾自喜時,大家要質問他一句,他真的是大學教師?還是他只是一個一心挑戰政府、破壞社會的政棍?  


原圖:RTHK

5
嬲爆
4
唔係呀哇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