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保安都係人 盲反派咪當係沙包!
保安都係人 盲反派咪當係沙包!

盲反派議員喺議會搞事,基本上都唔係咩新聞嚟架喇,不過近日有單新聞,就令囍雨覺得盲反派非常之可恥,事關早前立法會一個委員會審議緊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嘅時候,委員會主席將鬧事嘅區諾軒、陳志全逐出會議室,毛孟靜就上前阻撓保安工作,據報仲有保安受傷。事後行管會發信譴責一干涉事議員(包括在另一會議鬧事嘅范國威),但毛孟靜竟然仲話「點解唔係話保安阻礙我哋執行職務」。咁講法,毛孟靜係咪即係話佢哋嘅「職務」就係搞事呢?


存心擾亂議會秩序


先講番件事,無論係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抑或《國歌法》立法嘅公聽會都好,盲反派根本就唔係想議事,而係想用盡一切方法阻礙會議進行,最好就係搞到「流會」令自己「拉布」成功;喺呢班盲反派一心要推倒會議,進行衝擊或者鬧事嘅情況下,保安收到委員會主席命令要將呢班政棍逐出會議廳,其實係迫不得已。同埋一班盲反派唔好忘記,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立法會人員(包括保安)喺會議廳範圍具有警務人員嘅權力,保安協助委員會主席維持秩序,可以話係應有之義!


自己搞事 諉過於保安


可恨嘅係,呢班政棍搞完事仲要瀨死唔走,甚至令到有保安喺過程中受傷;誠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所言,立法會行管會有責任提供安全嘅工作環境畀同事,而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有人妨礙正在執行職務嘅立法會人員係犯法嘅,盲反派如果再亂嚟,其實行管會係可以報警嘅!或者毛孟靜覺得自己係議員所以大晒,但事情唔係佢哋「執行職務」畀保安阻住,而係佢哋阻住會議而保安執行職務,佢哋搞事仲想屈番啲保安轉頭,實在過份!


究竟有冇將保安當係人?


其實保安都係人,又唔係沙包,盲反派要搞政治「大龍鳳」,下下搵佢哋出氣、做磨心,搞到人身同心都傷晒,真係好無人性囉!囍雨覺得同呢班盲反派「太客氣」,有時可能會害到自己,如果班政棍妨礙保安人員執行職務,過程中甚至有保安受傷,囍雨強烈建議立法會秘書處或者行管會報警處理,等執法部門、司法機構判斷到底係保安阻住議員做嘢,定係議員搞事仲要傷到啲保安。盲反派班人向來「錫身」(一涉及刑事案件就可能會影響議席,盲反派表面勇武,實則議席要緊),如果佢哋真係被捕而有可能要負上刑責,囍雨包保佢哋唔敢再亂嚟。


原圖:Takungpa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