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是個悲觀派,為人木訥、愛思考、少說話、不愛做事。2005年出於對記者這一職業的崇敬加入報界,短短數年間,每日跟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物接觸、跑新聞、搶新聞、寫新聞,讓我深入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香港。2012年毅然轉職,深信即使時間在變、世界在變,但某些應該堅守的信念不應改變。每天發著白日夢,深信香港會變得更好。
作者其他博評
請客觀評價廉署表現
請客觀評價廉署表現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日前公布〈市民對紀律部隊表現的滿意程度〉,其中最令人關注的結果,乃廉政公署的滿意度評分為63.2,排名跌至調查中九個紀律部隊的最後。一如所料,曾短暫任職廉署調查主任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結果公布後,立刻飛撲出來「抽水」,更要求廉政專員白韞六問責下臺云云;筆者在此無意質疑民調的數據,畢竟此乃受訪者「觀感」,外人難以批判,在此謹想引用一些調查數據,嘗試給廉政公署一個公道的評價。
 
外國評級機構:香港廉潔程度高
 
香港市民因何給予廉署低分數,「心水清」者相信內心亦有答案,而相信較多人認同的,乃跟廉署近年在傳媒報道中的形象大不如前有關。的確,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和前任廉署專員湯顯明年前被揭發濫用公帑酬酢、送禮和去旅行等,這些事件無疑都會損害廉署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而近月的「李寶蘭升遷風波」,在個別反對陣營喉舌傳媒「炒作」下,亦令到部份市民心生不滿。
 
然而,要客觀評價廉署的表現,最好還是回歸基本點,看看香港本身的廉潔程度有否下降。國際商業防貪研究顧問TRACE International今年12月1日發表《2016年全球貪污風險評估指數》報告,香港評分則由上次調查的23分進步至今年的17分(愈低愈好),在全球199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4,即貪污風險為全球第4低。
 
資料顯示,《全球貪污風險評估指數》乃參照四項主要範疇評估個別國家或地區的貪污風險,包括:「商界與政府接觸」、「反貪法例及執法工作」、「政府及公務人員體制透明度」和「公民社會監察」(包括傳媒);以0分至100分評分,得分越低表示貪污風險越低。
 
國際知名反貪組織:香港是好的反貪夥伴
 
除上述機構的報告外,總部設在德國、每年均發佈全球廉潔指數(CPI)的全球知名反貪組織「透明國際」,其主席胡塞.烏蓋茲日前訪港時表明,雖然香港去年的CPI排名在全球168個國家排行第18位,按年跌1位,但香港的廉潔指數「不能單靠排名判斷」,因為香港的CPI評分去年輕微上升1分至75分,分數已屬「good position(好的位置)」,顯示反貪工作良好具成效,該組織亦視香港為良好反貪夥伴。
 
看到上述國際評級機構的調查結果,不知讀者們心裡有何感想,筆者認為,廉署的工作不單沒有退步,反而因為他們日新又新、努力不懈工作,「反貪、打貪、防貪、教育」多管齊下,成功讓香港保住「世界最廉潔地區」的美譽。國際反貪機構對香港的評價,不會因為因個人或機構的政治取態而動搖或改變,一切全按實證、科學化統計及數據,以及國際專家不帶偏見的的評估去衡量。
 
香港需要更多「不帶政治色彩」的評核
 
今日香港政治環境紛擾,「不帶政治色彩」的各種評核顯得彌足珍貴。對香港而言,「不帶政治色彩」的評核之所以重要,全因只有摒棄各種偏見,香港的真實情況才可如實呈現人前。筆者並非否定市民「觀感」的重要,始終紀律部隊作為跟市民直接接觸最多的政府部門,形象和公信力固然重要,而他們作為公僕,積極改善在市民腦海裡的負面觀感,亦是責之所在。
 
然而,作為香港一份子,大家評價紀律部隊的工作時,亦請盡力保持客觀和清醒,傳媒報道只是參考,其他客觀標準其實亦不能忽視。事實上,讓紀律部隊人員殫精竭慮履行職務的動力來源,肯定是市民的支持和鼓勵,大家千萬別小看鼓勵的力量,若失去市民支持、香港紀律部隊形象士氣低落,人才都捨紀律部隊而去,這對維持香港治安和廉潔風氣,肯定是沉重打擊。
 
非建制派議員,包括整個民主黨及林卓廷本人,常常將國際標準掛在口邊,面對國際評級機構對香港的公充評核,卻又訴諸感性民調結果,要求帶領廉署全力以赴工作,竭力讓香港繼續成為「世界最廉潔地區」的白韞六下臺;大家撫心自問,公平嗎?
 
不想成為林卓廷之流及其他非建制派政客打擊香港聲譽的棋子,今天起就讓我們一同公允評價香港各紀律部隊,包括廉署;對市民來說,只是略盡綿力,但對香港紀律部隊而言,卻如注入強心針。香港人聰明理性,一定做得到!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即時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