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清盤解散是咎由自取
公民黨清盤解散是咎由自取

本文作者楊莉珊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香港(地區)商會會長、優質師友網絡主席


在香港創黨17年的公民黨5月27日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有超過四分之三出席黨員同意清盤解散。「末代主席」梁家傑形容,公民黨走完最後程式後,「將會從地球上消失」,在無人肯接任主席和執委,無從籌款之下,公民黨就難以持續,一切都來得自然,「也無風雨也無晴」。梁家傑說得多麼輕鬆瀟灑,但公民黨一再做出違反法例的行為,即使解散也不能卸責,更不能一筆勾銷,逃避刑責。

 

退出公民黨後創立「民主思路」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退黨時已看到「公民党在偏激路線下沒有出路」,他指出公民黨理念偏離的最大轉捩點是2010年決定參與五區公投,其後愈走愈激進,「之後每況愈下,五區公投、佔中、反政改、19年黑暴,我係無能力扭轉呢個劣勢。」

 

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劉兆佳稱,公民黨唯一的出路就是徹底改變政治立場,放下同中央鬥爭的姿態。但他們沒有做,事實上也做不到。因此在新的政治環境之下,解散公民黨就成了唯一選擇。

 

公民黨是一個以專業人士為主的政黨,因其核心成員多為資深大律師,香港人稱律師為「大狀」,是以公民黨又有「大狀黨」之稱。公民黨創黨之初明言以成為執政黨為目標,2006年公民黨成立後,其成員余若薇、吳靄儀、陳家洛等成員先後入選立法會,其高峰時在立法會有六個議席,曾與香港民主黨並列立法會民主派第一大黨,一段時間中對香港政治有重大影響力。

 

成立早期,公民黨人士被認為路線溫和理性,與傳統大黨民主黨相比,公民黨網羅資深大狀、學者等「藍血」精英,定位更高,當年就以執政為目標。

 

創黨主席關信基當時指,公民黨對中央政府非常友善,無任何敵意,中央亦未視該黨為敵人。中央對於早期的公民黨期望甚高,希望他們可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當憲制框架內的開明派,推動香港社會發展。

 

公民黨前身是 「四十五條關注組」,後者則由 「二十三條關注組」衍變而成。在與社民連站到一起、共同發起所謂 「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之前,公民黨一直給人以 「非激進」的印象。

 

但是,由2014年推動非法「佔中」,2016年旺角暴亂,到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公民黨都不斷合理化暴力,公然為暴徒撐腰。楊岳橋宣揚所謂「有案底讓人生更精彩」、梁家傑宣揚所謂「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等論調,宣揚暴力,在「反國教」、非法「佔中」、旺角暴亂、修例風波中,一再合理化暴力,部分成員以法律專業為暴徒提供支援,向社會發放大量誤導性的言論,以法律專業惑亂香港。

 

2019年公民黨成員曾經訪美,與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和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會面,亦曾致函美國國會領袖,要求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引起中央強烈不滿,認為是尋求外國勢力干預香港。

 

僅2006至2011年,公民黨就收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共1,456萬港元的捐款,其助手馬克·西蒙還于2013年向公民黨捐款300萬港元。這類來自非會員的大額捐款證明公民党已不是單純依靠會員捐款而運作的組織,而黎智英正是眾所周知海外反華勢力在港代理人,公民黨勾結外國勢力證據確鑿。

 

2020年反對派政黨的形勢急轉直下,人大常委會就議員資格問題做出決定,港府宣佈4名議員即時喪失資格,當中包括3名公民黨議員。翌年,楊岳橋、郭家麒、譚文豪等曾經參加攬炒派初選者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先後宣佈退黨,並發表公開信呼籲解散公民黨,形容已經完成了歷史任務。公民黨自2021年轉趨低調,不再有公開活動。

 

梁家傑曾經公開聲稱「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梁家傑需要為其行為負上責任,絕對不能讓他因解散公民黨而得以脫身,公義必須在公眾的眼中看到。公民黨清盤可能是想掩蓋「收受境外非法資助」等事宜,試圖毀滅有關證據,逃避法律責任。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好正
1
心心眼
0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

  • +85290****97
    +85290****97
    11月前
    1 回應 檢舉
    時晨到!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