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尋找驅魔人
尋找驅魔人

上星期寫了篇「交叉議員」,對不起,不是我要交叉他們,全香港市民都可以見到,是他們交叉自己,所以我把他們統稱為交叉議員,這交叉是形容詞。

讀者tkc7055先生看了產生誤會,以為那交叉是動詞,怪我好交叉他心愛的議員,於是寫信來交叉我:「X你,X代表向你問候,不分黑白的所謂作家,明未?唔投泛民唔通投舉手機器嗎?月入十幾萬坐喺度舉手?乜都唔做,乜Q都通過?講嘢偏側,你食X啦!」

幾有趣,其實將tkc7055的言論套進交叉議員,也完全合用:「……月入十幾萬坐喺度交叉,乜都唔做,乜都唔通過……」

有甚麼樣的政棍,就有甚麼樣的支持者,慣見偶像在議事堂上青筋暴現,力竭聲嘶,這些追隨者不知不覺也沾上用駡人、辱人方式表達意見的陋習。抒己見,不一定要交叉人,有理的話,陰聲細氣心平氣和也可以服人;沒道理,用多多粗言,動手動腳也辯不明理。交叉議員最大的作孽,就是把這種辱人文化帶進社會,教壞下一代,從此對一些不喜歡的人,或者不認同的觀念,無分知識分子還是市井黑幫,你都可以用粗言惡語去人身攻擊。

前幾天,有市民自發到幾間大學反粗鄙文化,語重心長的發言,竟換來圍觀大學生的中指和粗口。上星期,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去了樹仁大學演講,有學生這樣舉手發問:「你點睇人無恥則無敵呢句話?你會唔會覺得自己係無敵?」孩子啊,究竟你是要發問還是要辱人呢?
病入膏肓的社會,人心已着魔,我們需要的不再是懂講道理,我們需要的是驅魔人。

原文轉載自《晴報》 2015年4月27日

原圖:bastillepost.com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