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熟悉的溫哥華
重遊熟悉的溫哥華

退休前,由香港前往滿地可總公司報到是每年的例行公事,如果時間許可的話都會在溫哥華作短暫停留,探望在那裡長居的親人,然後繼續旅程。退休後,移居多倫多,到溫哥華探親方便多了,更成為每年外遊的特定節目之一。

疫情發生之後,足足有三年再沒有踏足溫哥華了。但當想起年紀逐漸變老及健康再不如往日的兄弟姊妹,我就忍不住要趕快去探望他們。

溫哥華對我來說,有點像「故鄉」的感覺,因為在此長居的親戚特別多,幾乎每個小區都有,分佈於各行各業。很多都是在越戰結束後從越南移居這裡,落地生根,開枝散葉。很多家庭已經發展到三代同堂,中西合璧,逐步形成一個多元文化的小社會。他們對加拿大非常融入,樂不思蜀,和很多思想固化及念念難忘故鄕的第一代華裔移民,產生出強烈的對比。

這次來到溫哥華,我們選擇在市中心一家熟悉的酒店落腳。我對酒店附近的街道一點也不陌生,十步之遙就是過去幾年經常出現在電視的「上訴法院」,孟晚舟就曾經在那裡受審;酒店的斜對面就是古老的聖保祿醫院(St. Paul’s Hospital),再隔一條街就是納皮爾公園(Nelson Park),是鬧市中的一個優靜的住宅區;往東北的方向走,就是購物區,名店的所在地,也是許多供應美食的餐廳、休閒的咖啡店及酒吧,吃喝玩樂,應有盡有,任君選擇。由酒店徒步走,只需三十分鐘就可以到達英吉利灣(English Bay),觀海的理想地段。

有一天,我們一大清早就出門,朝著海灣的方向走,很多商店仍未開門營業,街頭冷冷清清。在街角的隱蔽處,不時看到一些露宿者在那裡棲身,抵受寒風冷雨的侵襲,經年累月過著地獄一般的生活。聽聞溫哥華的露宿者特別多,尤其是在唐人街的喜士定東街(East Hastings Street ),入夜後整條馬路都被露宿者佔據,警察愛理不理。這些可憐蟲,很多還染上毒癮,因為吸食過量毒品而倒斃街頭的悲劇,無日無之。不是所有人對這些社會邊緣人都具有同情心,他們認為這些人自暴自棄,不思進取,尋求改變自己命運的方法,露宿街頭只不過是另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喜歡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約束。

昨天是週末,晚間沒有任何約會,我們漫無目的地在酒店附近的街道徘徊,在人群中穿插。我發覺這個城市的人對疫情的專注比不上多倫多居民那般認真,在戶外戶內戴上口罩的人都不多,更沒有人理會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我們走累了,便走進一家以前光顧過的義大利餐廳歇腳,順便吃晚飯。接待處的小姐問有沒有預早訂位,我說沒有。她說對不起,大概要等兩個小時才有空桌招待我們,唯有另想辦法。情急智生,我很快就想起另一家熟悉的餐廳,試圖踫一踫運氣。接待小姐表示歡迎,但我們必須在八時四十五分鐘前離開,我沒有選擇之下便立即同意。餐廳樓高三層,座無虛席。一個樂手正在彈鋼琴,音樂聲和人聲混在一起,震耳欲聾。不過難得一遇這樣的氣氛,我們從抗拒開始而逐漸投入,品嚐了一頓「不尋常」的晚餐,並準時離座。

疫情持續下去,我發覺社會貧富懸殊的現象愈來愈明顯,雖不致「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差距。不過豪華餐廳之「紅火」,與露宿街頭的「景象」,在同一個社會出現,確令人感到不安!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
好正
0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