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文章】15歲之後,他只得一隻手
【獨家文章】15歲之後,他只得一隻手

他是一位單手攝影師,每次朋友聚會,總見到他拿著照相機四處替人拍照。右手對焦,左手以義肢做腳架,無論拍照片還是視頻都難不到他。


認識他,就是因為他失去的一隻手。


十年前,我寫了一本書,叫《火樹飛花》,書中記錄了10個六七少年犯的故事。1967年,香港發生反英抗暴事件,好多年輕愛國者為反抗英殖暴政,走上街頭,這位單手攝影師就是其中一員,他叫吳柏富,1967年10月前,他仍有兩隻手。


1967年5月開始的風暴,主要因為勞資糾紛,英殖年代工人長期被不人道對待,藉著一次工潮,民怨大爆發,罷工罷課罷市,甚至暴力升級至滿街真假炸彈。


吳柏富當年就讀愛國學校,單純地因為愛國家、愛人民、反抗殖民者統治,便跟大隊走上街頭,抗議、集會,他說:「那時候的我,完全沒有政治動機。」


才15歲,哪會有什麼政治計算?貧富不均,卻是他貼地的親身感受。父親是西環碼頭搬運工,一家六口擠在西營盤的八層舊樓,生活足襟見肘。


10月一個早上,吳柏富剛睡醒,忽然聽到有人在梯間大叫:「快走,天台懷疑有爆炸品!」


吳柏富住的大廈樓下是交通銀行,風暴這幾個月,英政府經常藉詞搜炸彈,掃蕩了很多左派機構,包括工會、學校、銀行、出版社……於是,吳柏富心想,一定是有人插贓嫁禍,放個假炸彈,讓警方可借故搜交通銀行、拘捕愛國員工。


於是,人人往下逃,他就往上跑。在天台,果然看到雞皮紙包著一個小盒,露出兩條電線。


「我一心以為是假炸彈,想也不想便一手扯斷電線……接著,眼鏡飛脫,耳朵長鳴,朦朧中左手只剩血肉。」


定下神來,已嚇到痛感都沒有了,本能地衝了回家,15歲的孩子,只懂跑進廁所天真地用廁紙纏著血肉模糊的手,等嫲嫲回來。


買菜回來的嫲嫲被嚇個半死,吳柏富意識開始迷糊,只聽到嫲嫲在哭、警察在叫、救護車在鳴,沒多久,昏迷了。


再醒來,已身在瑪麗醫院羈留病房,包著紗布的手,少了大大截,手腕以下都沒有了。


出院的時候,吳柏富的左手是一支被削成箭嘴的尖形,明顯是刻意把骨鋸成這樣,傷口處理不當,還經常發炎,一碰就痛入心肺,那種痛,讓他咬牙切齒深信,警察與醫生都是一伙的。


離開醫院,迎接他的是牢獄,15歲的吳柏富在高等法院被定罪,罪名是:「在有爆炸品地方出現」,今天的一句叙述,原來在1967年,竟是個被判監一年的罪名。


獄中,吳柏富想:「自怨自艾不是辦法,比起那些失去生命的愛國者,我的損失微不足道。」從此,他苦練右手,今日他除了能拍照,還炒得一手好菜。


我認識吳柏富時,他已經60歲,苦難的一生,說出來都是正能量。他不抱怨,也不後悔,臉上總掛著笑容,他說,為革命犧牲是光榮的。


他本來憎恨警察,因為當年「左仔」與皇家警察是勢不兩立。但2019年黑暴,他舉著牌走出來撐警,他的初心,跟當年一樣,只想守護這片土地。


今年他70了,早陣子,我們匆匆相聚,紀念相識十年。前幾天,突然收到他離世的消息,又一個愛國者被蓋棺。


吳柏富只是尋常百姓,他的犧牲,沒人知道,也沒人記得,他們都是平凡英雄,歷史應該為這些愛國者留一個位置。


原圖:由作者提供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1
好正
3
心心眼
2
好好笑
44
令人傷心
9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4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4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0****36
        +85290****36
        4月前
        0 回應
        別濫用 政治,愛家愛國是正常人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