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實效的選舉 香港第一次
有實效的選舉 香港第一次

一個制度或組織的好壞,其複雜或美觀程度並不重要;相反,它能否有效地為持份者帶來實質改善,才至為重要。同理,一張選票的意義,不只在於它表面代表市民的權利,更重要的是,它表現了對良政善治的積極要求。因此,周日(19日)的選舉,是港人有史以來最有能力推動政府改善政策、惠己惠民的一個機會,因為,在摒除沒完沒了的意識形態鬥爭、譁眾取寵的政治秀後,議會終於能嚴肅地聚焦討論政策構思及細節!


選舉不是政治花瓶,它的意義與含金量,來自於它能否為市民帶來正面改變。否則,民主制度只會變成現在許多國家正上演的「國王的新衣」鬧劇︰市民繼續「詐帝」運用了權利,投了票;而上了「國債癮」的當權者,則繼續抵押負責買單的年輕人與還未出世的選民,印銀紙製造繁榮,「詐帝」會為選民改善生活。最後,選民在日久失修、油漆剝落又漏水的民主舞廳,陶醉地「舞照跳」,直至國家倒塌一刻。


我們讓數字說話。哈佛大學剛剛出版、針對年輕人(18至29歲)的民意調查發現,39%受訪者相信美國民主制度「出事了」(in trouble);另外13%更相信制度「已失敗」(failed democracy)。這結果不難理解︰一年前蜂擁投票的美國年輕人,發現發聲後政府充耳不聞,政客「舞照跳」,政策卻仍「交不了貨」。更令人擔憂的是,多於一半年輕人對美國的民主失望,而這些未來主人翁,將繼承的並非天堂國度,而是高築至歷史新高的國債。


政策失敗還加劇了社會分化。多達35%受訪者相信,他們有生之年會見到美國內戰。而且,一半受訪者相信「有些國家比美國不相伯仲或更優秀」。若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為口號的前總統特朗普知道,肯定會不高興。


其實,任何未能充分為人民創造福祉的制度,就應該自強改革。無論你之前對甚麼制度充滿信心,但最終也得檢視這個「信心投資」,到底是如願以償還是「買錯貨」虧本。港人數十年來也委信於一家大銀行,但多年來股價愈跌愈深,「溝貨」反而「愈溝愈杰」。股神巴菲特的3個投資建議是︰不要虧錢、不要虧錢、不要虧錢,因此,趁早客觀檢討,在泥足深陷前止血才是上策。


事實上,哈佛大學的發現並非獨有。美國在《經濟學人》的民主指數排名(Democracy Index)早已跌至25位,被評為「有問題及或會失效的民主」(flawed and possibly failing democracy)。智庫Pew Research也發現,只得24%美國人認為政府會「做正事」(to do what is right)。相比之下,因「水門醜聞」被迫下台的尼克遜總統任內,平均也有近55%之高。


客觀分析論證 投票創未來


在充斥情緒、假新聞及敵對思維的社交媒體當道的年代,做一個理性抉擇絕不容易。但只要我們冷靜下來,以客觀理據為結論的基礎,錯判的機會自會減少。


哈佛大學在中國進行一項獨立的長期研究,發現95.5%市民對政府表現「相對滿意或極滿意」(relatively satisfied or highly satisfied)。一些開口埋口就指中國「極權、獨裁」的國家,當然不願相信這個結果。但且再讓數字說話︰新冠疫情前,中國人是全球最大的遊客群,每年高達近一億人次。如果其中1%對中國不滿意,認為國家極權、欺壓人民、民不聊生,那應該每年都有100萬國民留在外國做難民,但事實上卻「一案難求」。那麼,有些港人對國家的恐懼原因在哪?有否客觀證據?而選擇遠走他方,很有機會淪為「二等公民」,又是否理智決定?


若我們做決策時只靠主觀感受,從不接受客觀事實的過濾和洗禮,那麼決定的準繩度當然會每況愈下。再以投資為例,如果我們買了一間銀行的股票,每次都輸,卻從不檢討自己「睇漏」甚麼,到頭來吃虧的只會是自己和家人。投資為了賺錢,投票就是為社會賺取幸福。要成功做到,我們必需時常保持客觀,讓事實引領我們投票,為社會導航。


看了以上例子,是否還要相信,我們對美國選舉制度的憧憬,比他們國民對自家制度的評價準確?抑或,我們依然堅持視國家如鬼域,而不相信每天在努力積極改善自己生活的同胞,差不多百分百對其制度的擁戴呢?我們繼續「門外漢」的主觀,對投資、投票,甚至規劃人生,到底有多靠譜呢﹖一架輪軚已經漏盡氣的車輛連走都走不動,管它背後有甚麼美麗故事,名字叫勞斯萊斯、平治、法拉利還是民主快車也沒有用。


時至今日,我們很應該面對現實︰外國肯定只會「自己顧自己」,而不會照顧港人的利益。大至美國從阿富汗的突然狼狽撤軍、小至英國近日對BNO收緊申請門檻--國際地緣政治的博弈,往往不是為維護甚麼大義!回歸前一些英資遷冊外地,以及日本侵略香港前,英國人依然合法地在港零售鴉片,都是自己顧自己的行為。歸根究柢,只有中國才會照顧中國人,這就是我們的家,在這裏一切也順暢、方便、自然、安全。


當外國明顯敵視我國時,國家的經濟安全便更重要。據雷鼎鳴教授分析,中國GDP會在數年內超美,更會在20年內勝過歐美總和,而這當然和創科發展有關。事實上,中國中學生在聯合國一項研究中,數學及科學成績名列第一,而美國學生則排37及18;中國的科學家、工程師、數學家數量,是美國的8倍,到了2030年,這會擴大到15倍;中國每年STEM的本科生數量,是美國的4倍;到2025年,中國每年畢業的博士生將會倍於美國。「一國」的底氣定能支持香港急需改善的一切,及為下一代提供發展機會。


我們需要甚麼 我們最清楚


在一個議題上,我們絕對是「門內漢」、是專家,那就是香港需要甚麼政策、培養甚麼人才、開展甚麼建設……這一大串議題根本可以不受意識形態影響,我們絕對能夠選擇最具能力、最有愛心的人,為我城從長計議、議而有決,並像直通車般高效執行。回歸以來,房屋、土地、經濟、醫療等各種指標愈來愈差,客觀印證了議會的長期嚴重失效,以及撥亂反正的急切需要。經改善後,必定有實效的選舉制度,聚焦修補眾多社會經濟民生的缺失,是你我有份、香港長治久安重要的第一步。


原文轉載自《晴報》2021年12月15日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