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范椒芬,行政會議成員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前為香港政府政務主任,曾參與醫療衛生、禁毒事務、經濟服務、民政事務、社會福利、公務員事務和教育等多方面的工作。先後出任政務司司長助理、首位香港特別行政區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廉政專員和第四屆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主管。
作者其他博評
結構性缺陷
結構性缺陷

移居新加坡多年的朋友回港度歲,自然談及兩地在過去十多年的發展,此消彼長的情況明顯。今天新加坡的國民生產總值已比香港高出5%,人均生產總值更高出40%。新加坡在多項國際評比中亦超越香港,問題出在哪裡,很值得香港人反思。

朋友說新加坡採取精英制度,執政人民行動黨選賢用能,管治團隊都是優才,受到市民尊敬。部長的薪酬與私人企業的總裁相若,有助吸引人才。反觀香港的成功人士往往視官場如畏途,主要原因是惡劣的議會政治和傳媒生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自然令人卻步。此外,局長的薪酬遠遠比不上私人企業,甚至不及公營機構的首席執行官。而且在五年的合約期內薪酬不變,遇上經濟不景還要自動減薪。既無實惠,更動輒得咎,如何吸引人才?

朋友觀看電視直播立法會會議,感到今天的論政水平大不如前,議員的談吐和態度亦與香港的文明形象格格不入。激進人士憑少數支持便能進身議會,這是立法會地區選舉制度的結構性問題。

新加坡的執政團隊理念一致,歷練豐富,亦有廣泛的民眾基礎。香港既沒有執政黨為政府保駕護航,也缺乏高質素的智庫,為公共政策作長遠規劃。行政長官當選後要在短時間內籌組班子,拉雜成軍自然難以組織「一條心」的團隊,更有甚者陽奉陰違或因循怠惰。

朋友說新加坡人羨慕香港背靠龐大的內地市場,又有國家的優惠政策支撐,不理解何以香港人會如此抗拒國家。反之,新加坡政府積極鼓勵國民學好中文,官員亦經常到國內尋找商機。朋友亦對習近平主席的強勢領導讚不絕口,相信民族復興的夢想終可實現。

聽了朋友的說話,倍覺戚戚然。旁觀者清,如果結構性問題不解決,香港還會有美好的明天嗎?

原文轉載自《am730》 2015年3月4日

原圖:takungp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