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如何成為香港的反面教材?
烏克蘭如何成為香港的反面教材?

最新的經濟數據顯示,2020年烏克蘭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倒退至1990年的80%。筆者翻查相關數字,將烏克蘭與中國內地最近十幾年來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按當年美元計價)作對比:2007年,烏克蘭為3081美元,中國內地為2695美元。2020年,烏克蘭為3733美元,中國內地已達10503美元,接近烏國的三倍。


想起2019年8月的時候,以2013年烏克蘭革命為主題的紀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Winter on Fire︰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於香港各區街頭播放,吸引不少年輕人觀看。筆者至今還清晰記得,有觀眾說:「要是香港能變成烏克蘭這樣就好了。」香港人難道期盼本地生產總值也倒退至1990年還不如的水平?還是成為大國地緣政治博弈中的「炮灰」?如此反應實在令人唏噓。


其實烏克蘭天然資源豐厚,工業基礎強勁,手握「一手好牌」。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統計數據,烏克蘭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中,54%為可耕地;而被稱為世界上最肥沃土壤的「黑土地」,烏國一國之內就佔了全球的四分之一。正因為如此,烏克蘭又被稱為「歐洲的糧倉」。


歐洲糧倉 淪為窮國


在15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當中,除俄羅斯以外,烏克蘭的工業實力最強。特別是軍事工業體系中的導彈等軍事武器製造、艦艇製造、航空工業等,繼承蘇聯時期的軍事科技,烏克蘭確確實實處於世界領先水平。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正是由未建造完工的「瓦良格號」改建而成;而建造該船的烏克蘭尼古拉耶夫造船廠,曾是歐洲最大的造船企業之一。


從一個經濟實力頗強的工業國,淪落至今成為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過去30年來,烏克蘭在戰略判斷和選擇上犯了嚴重錯誤,使其成為大國地緣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作為前蘇聯的一部分,即使蘇聯已解體多年,烏克蘭一直被世界視為俄羅斯勢力範圍之內。上世紀九十年代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提出「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亦直言不諱,提出應以烏克蘭來遏制俄羅斯的影響力。


不幸的是,2004年烏克蘭「橙色革命」爆發,當中不乏美國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身影。十年後,烏克蘭親西方示威運動又演化成一場「革命」,幾乎又按2004年的劇本上演一模一樣的戲碼。通過「顏色革命」,烏克蘭成功晉身為「反俄先鋒」。


但我們不能忽略烏克蘭的地緣政治現實。既與俄羅斯的關係「藕斷絲連」,與此同時美國又希望將烏國拉扯出俄國勢力範圍,烏克蘭時常面對美俄雙方的施壓,難逃成為「炮灰」的命運。烏克蘭過去十多年不僅面對經濟疲弱下行的問題,甚至連國土完整都未能保全。


2014年,在俄羅斯的主導下,原屬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舉行公投,後併入俄羅斯聯邦。克里米亞危機更引發烏克蘭境內俄族分離主義武裝部隊的冒起,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州及盧甘斯克州長期處於割據狀態,部分領土由親俄勢力實際控制,烏克蘭政府未能有效管治。


地緣政治 鬥爭悲劇


烏克蘭正正經歷了一個典型的、被捲入大國地緣政治鬥爭的悲劇。任何國家和地區若未能審時度勢,對國際關係的變化作出準確的判斷,很有可能淪為別國的政治工具。香港的各項條件與烏克蘭均不同,更非主權國家。但烏克蘭的教訓也是香港人該好好上的一課:香港不應、亦不能成為美國地緣政治遊戲的棋子。就這一點,作為香港人應有自覺。


過去兩年,香港一度如同烏克蘭一般被外部勢力操縱玩弄,一些人意圖將香港打造成「反中」橋頭堡。所幸中央當機立斷,迅速以《港區國安法》、完善選舉制度等「組合拳」作回應,避免香港陷入地緣政治鬥爭的萬丈深淵。


雖然作為「亞洲國際都會」,但香港畢竟只是一個城市,傳統上亦缺乏一種國際大局觀,部分香港人心目中對香港國際定位的理解更是模糊不清。然而,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力量的變化和趨勢更是200多年未見的。無論是十九世紀的維也納體系(1814-1914)、一戰後的凡爾賽體系(1919-1939)、二戰後到蘇聯解體的雅爾達體系(1945-1991),均屬於兩個或多個列強處於戰略平衡狀態的穩定格局。


然而,當前的中美格局可概括為「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競爭」,在這種戰略不平衡的狀態下,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動態的,也十分敏感,如何處理好中美關係是對雙方政治智慧的考驗。港人必須準確理解目前國際關係的基本格局,對自己的定位和角色有清晰的判斷。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主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行使,這一點絕對清晰,並無商榷餘地。在當前乃至未來數十年的國際關係格局中,香港沒有可能中美之間「左右逢源」,更沒有理由作為西方遏制中國的棋子。作為「崛起大國」的一部分,香港的立場應該是明確而堅定的。


誤判局勢 自毀長城


烏克蘭作為是一個主權國家,理論上具有「戰略自主」。但被夾在美俄之間,非但未能「左右逢源」,更因為對國際格局的誤判而自毀長城。烏克蘭內部一直有一種「投靠西方(歐洲和美國)」的聲音,特別是2014年與俄羅斯撕破臉後,烏克蘭政府幾乎是哀求加入歐盟和北約,希望以西方力量制衡俄羅斯的影響力。然而,歐盟出於經濟上的考慮,拒絕烏克蘭加入;北約也因為希望避免與俄羅斯發生正面衝突,不同意把烏克蘭納為成員國。


無論烏克蘭內部「投美」、「投歐」的聲音有多強,俄烏兩國糾纏不清的複雜關係將一直造成阻力,烏國「親西方」的言行亦未能為他們帶來實質的好處。結果,烏克蘭內部只會更分化、更撕裂,內部政治只以民粹帶動的「站邊政治」掛帥,難以走出一條讓烏克蘭「自立自強」的成功之路。


汲取烏克蘭的教訓,香港務必反思,並認清當前的國際格局,就中美關係和香港的身份作出清晰而準確的判斷。切勿淪為他國棋子,切勿淪為另一個地緣政治的犧牲品。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1年7月28日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7
好正
7
心心眼
2
好好笑
5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1月前
    0 回應
    淋摔在地上如同颗火球ball弹出水面。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1月前
      0 回應
      这边沉不住气汽球斩钉截铁地斩掉了浙江的阴险毒辣狡辩狠辣渔夫脑袋血淋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1月前
        0 回應
        事到如今,直好转告浙江海洋局/海事局新任女副局长诸琳做出相应对策编写海洋船只与渔人守则策划书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