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我們跟大屠殺擦身而過
我們跟大屠殺擦身而過

感謝法國總統馬克龍,如果不是他在盧旺達懺悔,我都不會認認真真去找回那段被遺忘的歷史重溫,然後,驚醒,頓悟。


我印象中的盧旺達,只有貧窮與殺戮。1994那年,國際新聞滿是盧旺達種族屠殺的血腥,非洲太遠,香港人覺得事不關己,沒興趣深究。今天回看,再想想2019年黑暴,才感到不寒而慄,原來我們跟大屠殺擦身而過。


1994年,盧旺達發生了連續3個月的種族大屠殺,胡圖族人拿着砍刀斬殺了80萬圖西族人。兩族仇恨何來?原來是有人刻意種下的。


盧旺達是個非洲小國,早年曾被德國及比利時殖民統治。西方人最擅長「分而治之」,只要製造族群撕裂,讓他們打生打死,就不會有團結起來對抗殖民者的危機。


於是,德國人硬把盧旺達人分成兩種民族:個子高、鼻子小、膚色較白、家有超過十頭牛的,叫「圖西族」;個子矮、鼻扁扁、皮膚黝黑、擁有少於十頭牛的,叫「胡圖族」。這種劃分,好明顯將人種分了高低,富的窮的、美的醜的,一看身份證就知道。


殖民者讓屬於精英的圖西族人執掌政權,要圖西族壓迫胡圖族,仇恨,日積月累。1962年,殖民者撤出盧旺達,小國宣布獨立成為共和國。臨走前埋下炸彈地雷,似乎是西方殖民者的指定動作,盧旺達也不例外。


殖民者撤走前,把原本由圖西族掌權的盧旺達,交給胡圖族管理。一向被壓迫的胡圖族,一下子成了國家掌舵人,開始大報復。兩族仇恨,火速升溫。


1994年4月6日,掌權的胡圖族總統乘搭的飛機被擊落,總統身亡,國家忽然謠言四起,說總統之死是圖西族布置的刺殺行為,有人呼籲胡圖族人拿起砍刀來報復,把圖西族人殺個片甲不留。


於是,盧旺達所有道路都被設置路障,檢查所有過路人的身份證,只要發現是圖西族人,不分婦孺老幼,格殺勿論。有極端分子更在醫院放出幾百名愛滋病患者,組成「強姦小隊」,四處強姦圖西族女人。


當時盧旺達的前首富叫卡布加,是這次大屠殺的幕後金主,他購入50萬把砍刀,四處分發給胡圖族人,還為殺戮者提供制服、交通、通訊設備及所需物資。卡布加的另一身份,是盧旺達傳媒大亨,他擁有電視台、電台及雜誌,一天到晚不停散播對圖西族人的仇恨,傳播謠言及假消息,讓民眾進入瘋狂狀態。明明是好鄰居、好朋友,大家不知哪來的恨,拿着砍刀斬個你死我活。


1994年看新聞時不明所以,2019經歷黑暴後直如醍醐灌頂,這段瘋狂路,我們也曾走過。


平定內亂後,盧旺達新總統卡加梅指控法國,因為他們是大屠殺背後的策劃人及武器提供者。法國一直否認,直至上星期,總統馬克龍來到盧旺達懺悔,間接承認了大屠殺果然是由外國勢力促成。


新總統上場後第一件事就是廢除身份證上圖西族及胡圖族的劃分。幾年前朋友去盧旺達旅行,參觀火山時問身邊挑夫: 「你是圖西族還是胡圖族?」挑夫微笑回答:「現在沒有什麼種族了,我們都是盧旺達人。」


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人不斷鼓吹「香港民族」,只有分化,才會有仇恨。我在想,幾時才會有這一天,一個外來人問香港小伙子:「你是香港人還是大陸人?」他會說: 「我們都是中國人。」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1年6月5日


原圖:「Kigali Genocide Memorial」社交網站專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9
好正
4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