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讓路的貨櫃
讓路的貨櫃

朋友三年前在港島買了個舊樓大單位,三千呎,六千萬。


這三年社會經歷過甚麼?不用說了,香港人都有眼見,由黑暴到疫情,經濟陷入谷底,失業率創新高,正常的樓市該會下調吧?


然而,朋友最近把樓賣了,六千萬買來的樓,大家猜猜售出價是多少?


答案是:九千萬,朋友自己覺得不可思議,三年賺了百分之五十,香港的樓價真是瘋處未算瘋。


從前,每個浪都是機會。沙士時候,曾被圍封的疫區淘大花園,樓價跌至五十萬。有朋友趁低吸納買了兩間,大家還為他擔驚受怕,疫樓你都敢買?


結果,十八年後,新冠疫情期間,樓齡四十年的淘大花園,一個四百來呎單位,竟以最高成交價八百萬售出。香港樓市再沒有趁低吸納這回事,因為價格只會一直往上攀,竄升至一般老百姓不能負荷的地步。


瘋癲源於供應少,樓價高企不下,令真正需要買樓的用家苦不堪言。安居問題不能解決,香港的矛盾永遠都在。


不少人說過,香港不是缺地,而是為政者缺乏開發土地的勇氣。最近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就提出一個大膽方案:釋放葵涌貨櫃碼頭用地來建屋,我覺得,這是可行而有效的高招。


其實,今日的深井從前是啤酒廠,美孚新邨以前是油庫,太古城前身是船塢。時代轉變,有些地方不再偏僻,把不需要駐在市區的貨櫃碼頭搬走,遷往離島甚至大灣區,騰出來那段葵涌地段,有開揚海景,又有交通配套,絕對可以建成一個龐大新市鎮。


葉劉說,整個大灣區的貨櫃碼頭吞吐量供過於求,內地好多碼頭全面自動化。葵涌貨櫃碼頭原本吞吐量全國第一,現已跌至十大隊尾,跌出十大,也是遲早的事,所以,是時候好好整合,搬走部份,關閉部份,騰出用地,解決燃眉的房屋問題。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21年5月13日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8
好正
6
心心眼
2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