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勢力新布局 議政水平望提升
立會勢力新布局 議政水平望提升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人大常委通過香港的新選舉制度,相關修訂草案於本周三提交立法會首讀。在立法會選舉層面,最終決定下屆立法機關的代表經由選委會、功能團體、地區直選3個途徑產生,分別有40、30和20席;另外選區劃分以及部分功能界別之組成方式亦有不少變化,勢必令建制派內各方勢力重新洗牌。


(A)地區直選界別:20席


地區直選由目前從5區以比例代表制選出35席,變為透過「雙議席單票制」從10區選出20名議員。根據過去「建制Vs非建制」得票約「40%:60%」之比例推算,較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應該是每個選區將產生建制派與非建制派議員各一名,也就是總共10名建制派地區直選議員。


建制地區直選議員 或僅留一半


留意目前透過「地區選舉」直接或間接產生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共20名,當中17人來自地區直選,另外3人則屬於區議會(第一)和(第二)界別。在新選舉制度下,由於區議會(第一)和(第二)這2個界別將被取消,故以上20位立法會議員即使想連任,亦只有為數一半能繼續成為地區直選議員--問題在於:哪10人會留下來?


按照政治科學領域的「M+1法則」預測(於選舉時,候選人數目理論上較選區議席數目大於1,從而推論一個地方的活躍政黨數目將有多少,見本欄3月8日的文章),在「雙議席」的選舉制度之下,「大黨」最終只會有3個(即2+1),而從目前反對派四散或被拘捕的情況看來,仍有機會在今年年底能重整軍容的泛民政黨,似乎亦只剩民主黨。


也就是說,地區直選下的另外兩大政黨,根據理論則最有可能是建制派「老牌子」的民建聯和工聯會--不過,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地區直選連同區議會(第一)和(第二)界別之立法會議員,現時已經有14位,預計年紀最大的3位會退休,扣除10個地區直選議席後,餘下一位便要跟另外6位現任建制派地區直選議員(葉劉淑儀、梁美芬、謝偉俊、田北辰、何君堯、容海恩),尋求出選新增40席的「選委界別」。


人大政協功能組別 成建制班長


(B)功能團體界別:30席


功能組別變化較大的有4個界別:新增商界(第三)界別旨在反映國企在香港的訴求,符合內地企業對本港經濟影響不斷上升之大勢;另一新設立界別:港區人大、政協及全國性團體代表,政治地位相對「超然」,故亦有可能成為未來建制派在議會的首領,也就是俗稱「班長」。


此外,醫學界及衞生服務界則合併為「醫療衞生界」。目前的評估是由於護士選民較醫生選民為多,所以醫生今後將難以在此界別勝出,變相叫醫學界必須跟護士和藥劑業界協調合作,然後始能夠在議會有發言權,亦因而間接提升了護士、藥劑師及其他衞生服務界(如營養師、視覺矯正師、臨床心理學家、義肢矯形師、言語治療師等)的政治地位。


最後,現時議席懸空的資訊科技界,將加入生物科技及工程團體的選民,從而擴大成「科技創新界」。值得留意的是,這個界別將取消過去資訊科技界的個人票,變為只有團體票,故目前預計建制派往後在此界別參選之勝算較高。


(C)選委會界別:40席


如上所述,新增的選委會界別將要「接收」部分失去地區直選機會的現任建制派議員,人數約為10人。


此外,估計功能組別內亦會有不少人尋求在選委會界別出選,避免跟自己業界的大熱人選正面交鋒。


目前輿論普遍認為,中央對選委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之「可控性」甚高。


不過,正如本欄3月23日的分析,傳統的功能團體對相關界別選委仍有很大的影響,故此,這個界別的議員,依然會極力爭取業界利益。


留意選委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將會以「簡單全票制」產生:1,500名選委每人一票,而每票要揀選40名候選人,不能多亦不能少,最後得票最多的40人當選。不難想像,透過這種投票方式產生的代表,一般而言政治立場都比較溫和--因為相對偏激的參選人就算取得個別或某幾個業界支持,卻依然會被其餘大部分選委捨棄而落選。


如是者,則我們可以看出今次改變選舉制度的設計理念:平衡(equilibrium)--相對於功能組別議員只需關注業界利益,以及地區直選議員(不論建制還是泛民)總以狠批政府來爭曝光以「表演」為民請命,選委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則跟上述兩類議員相反:既需要顧及跨行業(即香港整體經濟)的利益,另外手法和立場亦必須比較溫和,才會獲得選委會內5個界別的大部分人支持,從而能平衡功能組別的狹隘,還有地區直選的激進和民粹。


首批「選委議員」 公眾印象關鍵


當然,有得必有失,1,500人的選委會終究是個「小圈子」,無可避免會被批評推崇精英主義。從「完善」選舉制度的角度,要面對這類批評,一眾選委如何選擇首批40位立法會議員,打造「選委議員」的公眾第一印象,可謂至為關鍵。


若這40名「選委議員」多數屬勇於表現忠誠愛國的老好人,做事卻唯唯諾諾,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甚至因為在地區直選不夠實力而被排擠,那就可能予人「紅色橡皮圖章」之觀感。


相反,假如選委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可以展現出優秀的政治論述能力,跟官員對政策的認知度旗鼓相當,且除了批評亦能提出具遠見又可行之反建議的話,則「選委議員」甚至能令功能組別及地區直選議員有所轉變,齊齊提升立法會的議政水平。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1年4月12日


原圖:立法會網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
好正
5
心心眼
1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

  • Happy21
    Happy21
    3週前
    0 回應
    :blush:
    • Happy21
      Happy21
      3週前
      0 回應
      :+1:
      • Happy21
        Happy21
        3週前
        0 回應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