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美國 兩個香港 一個中國
三個美國 兩個香港 一個中國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勒邦占士說國會山莊之亂展現「人們活在兩個美國」──錯了,該是三個美國才對:不是天下三分,而是三個各自擁抱不同現實的美國。


留意所謂三個美國,並非以「民主黨/ 共和黨/特朗普」支持者作分類──特朗普忠粉當然活在另一個世界,然而那些相信傳統兩黨輪替的人,某程度上亦活在另一個保守世界,因此民主與共和兩黨的所謂溫和派或中間路線支持者,於概念層面實屬同一類。至於最後一個美國,則是過去被視為立場極左,如今卻漸變主流的激進派或進步派。


要嘗試理解這三個同時出現卻又互不承認的美國,可以由「侵粉」的怨念開始:只有3%曾投票給特朗普的選民,願意承認拜登勝出(哪怕特朗普挑戰選舉結果的官司輸掉46場且絕無一勝)。別忘記,有93%的共和黨員投票予特朗普,而最近的估算是一旦他自組政黨,有高達六成共和黨員表示有意加入,足見黨內分裂之勢回不了頭。


共和黨呈弱勢兼失參院控制權,定必盡全力阻撓拜登首百日施政,以刷存在感並為兩年後的中期選舉提早重新部署。但民主黨內的進步派卻對兩黨激烈交鋒的政策不太感興趣:因為共和黨失勢代表激進勢力有更大發揮空間,必向總統施壓推行全民醫保及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迫令拜登在黨內黨外迎戰兩場截然不同的仗。


香港政局本來也是建制失勢,令激進派可進一步向泛民施壓。關鍵在於泛民面對暴力升級,沒有守住陣地,未能像美國政客般跨黨派齊聲譴責暴力,當晚便立即定義破壞者為「暴徒」──從立法會遭恣意破壞那刻開始,實質意義上的「溫和泛民」經已消失:打算左右逢源,卻變成徒具軀殼,眼見火燒人、磚殺人亦不敢喝停暴力,甘心做被操控的gambit。今日倘有泛民呼冤,難道是不知道吃人血饅頭者,別人亦可吃之?


不少人原以為只有公民黨面對滅黨之災,卻想不到連民主黨也可能被連根拔起。建制、泛民、激進本來得以三分議席,如今卻演變成只剩「藍vs黃」兩個香港:「藍港」提早權鬥,忘卻建制派跟政府乃命運共同體;「黃港」則有人提醒青年們要繼續發夢慰藉,背後卻自怨自艾,寧可移民、流亡,賣掉一生成就,亦不願意接受「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現實──似乎忘記了政治上不肯循序漸進,堅持一步到位,還以攬炒要挾,往往一無所有。


天下大亂,依舊一個中國。美國總統政權交接前後,台灣一連三天招呼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乃特朗普作亂的天鵝之歌,且看拜登到底有多務實,或許值得港人借鑑。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1年1月11日


原圖:中通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9
好正
0
心心眼
2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3****26
    +85293****26
    1週前
    0 回應
    移民外國的香港人應該取消香港居民身份!一邊拿香港著數,一邊在外國反中亂港強列要求取消雙重國籍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