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利益」是否可以凌駕一切?
「集體利益」是否可以凌駕一切?

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是「個體自由」在這個國家會受到尊重,殊不知這個假定並不可靠,但要等到現在才得到證明。眾所週知,政府為了抗疫,更貼切地說是為了「集體利益」及「全民健康」著想,「個體自由」可以任意被犧牲,而且理直氣壯!

 

在這個國家生活了很多年,從來沒有感到政府權力對生活有任何不愜意的影響。以往無論誰當總理,省長或市長,太陽仍舊每天都是從東方升起,西邊消失;生活如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次舉行選舉也沒有花太多時間去了解候選人的政綱,只要他們對少數民族及弱勢群體表示關懷便會得到我的選票。我也不著重福利的增減,反正是「㚒心階層」,影響不大;我更不關心入息稅的調整,反正是「退休」一族,收入有限,不但不需付稅還得到生活補助,大有「帝力於我何有哉」之從容。

 

新冠病毒突然從天而降,加拿大政府在早期處之泰然,極力安撫民心。疫情首先在武漢爆發,當地政府下令全面封城,消息傳遍全球,並受到非議。加拿大政府沒有發出相同的緊急令,避免引起恐慌。不過事實證明「封城」有效地控制了病毒的傳播,武漢在不到三個月之後宣布解封,生活回復正常。

 

疫情愈來愈嚴重,加拿大政府也不再堅持維護「自由、民主」的精神,實施局部封閉,但留下不少「自由活動」的空間。眾所週知,封城不徹底存在不少漏洞,比保持「一切正常」及實行「不變應萬變」的弊端更多。經過九個多月的抗疫行動政府仍一籌莫展,證明政策失誤。第二波的疫情比前一波更嚴重,經濟代價付出了但收效甚微,人民怎能不怨聲載道?

 

政府舉旗不定,跟隨疫情變化作出反應,封鎖令一改再改,令到市民無所適從。數以萬計的小店戶在禁令下停止營業,有更多的工人失去工作,學生不能在課堂內上課,這才是真正「擾民」的權力誤用。政府為此作出辯護:疫情可摧毀整個社會,犧牲個體的短期利益可換取集體長期的最大利益。是耶非耶?時間將會給出答案來。但政府的計劃早已遭受質疑,那些小商戶、工人及學生便是組成這個社會的主要成員,他們的前途被毀了,這個社會便名存實亡!

 

話扯遠了,回說個人對政策的感受。我是個二型糖尿病患者,除了依靠藥物來控制血糖過高之外,運動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項目,亦有助於調節血糖水平。我喜歡打網球,但在封鎖令下,球場不開放,只有「望門興嘆」!疫情出現後我已沒有到過醫務所看醫生,只能通過電話向他報告健康狀況。醫生不想接近我,可以理解,而我無奈之情又能向誰傾訴?

 

如今疫苗研發成功了,接受疫苗注射的行動立即展開。我對電腦斷層掃描測試(CT Scan)使用的顯影液有過敏性反應,接受疫苗注射是否安全呢?政府的指引沒有明確陳述,主張在接受注射前向醫生查詢。但接受疫苗功效的臨床實驗只有四萬三千人,涵蓋範圍顯然不足,醫生基於謹慎起見,或會提議我暫時不接受注射。問題從此更多了:沒有注射疫苗的人會拿不到證明書(預測這方法將會被考慮使用),可能被拒絕進入很多場所,不准搭乘飛機及使用其他公共交通系統。政府會出面為這些人爭取權利嗎?在加拿大任何歧視行為都可能會抵觸法律,但為了抗疫,政府或許會網開一面,對不公平的現象視而不見。

 

據聞必須有七成以上的人願意接受疫苗注射才可產生防疫作用,這是個難度極高的要求。從過去經驗得知每年防流感的注射運動,市民反應低於40%。新冠肺炎的症狀較為嚴重,死亡率也偏高,可能會引發更多人接受注射。但假如目標不達,政府會否繞過法律尋求其他途徑強制市民接受防疫注射?果真如此,個人自由又再一次被踐踏。

 

疫情下我們的生活將會繼續受到政府的干預,維護「集體利益」將高於一切要求,個體自由只有暫時被忘記。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好正
0
心心眼
6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

  • mann
    mann
    10月前
    0 回應
    :smile: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