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區議員,本身是註冊社工的他,出身於工會家庭,在父母薰陶下立志以助人為己任。喜歡攝影,期望有一天可以走遍世界每一個角落,將世界各地幽美的景色盡收鏡頭之下。
作者其他博評
國泰大裁員 盡見世態炎涼
國泰大裁員 盡見世態炎涼

近日,國泰航空成為本港首間進行大規模裁員的私營公司,有五千多名本地員工被裁,成為本港勞工市場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國泰的裁員,很大機會開了私營企業裁員潮的第一槍。在中國以外大部分地區疫情尚未完全受控,跨國的商務、旅遊交流,被迫無限期暫停。經濟寒冬下,尤其十一月後「保就業」計劃結束後,情況不容樂觀。筆者對於不幸受影響的工友感到無限的同情,亦會盡最大努力協助他們渡過難關,但在過程中看到的一些事,不無感慨。


首先,特區政府曾在六月期間,動用二百七十億的土地基金透過借貸方式注資國泰,與此同時,在第一輪的「保就業」計劃中,國泰旗下的港龍及香港航空,向政府申請逾七億的薪酬補貼,承諾保留受薪僱員一萬七千多名職員。然而,四個月後,國泰主席賀以禮只能用「心痛」及「無奈」,來簡單地總結今次裁員的決定,試問賀主席有否想過,公司可以運用其他管理方法來解決問題,而不是作大規模裁員?試問賀主席有否想過,現時本港經濟處於最嚴峻的時刻,這批失業大軍是否真正可以找到工作?


一句陳腔濫調式的心痛,國泰突然將「企業社會責任」和「員工是公司最寶貴資產」的口號拋諸腦後。相反,當接受了政府的資助後,還毅然提出大規模的裁員,你們的「企業社會責任」精神去了哪裏?一直以來,國泰航空作為老牌英資公司,在殖民地時代已經受惠於政策傾斜,造就今天它在香港民航領域上接近一家獨大的地位,多年來亦獲利甚豐。你們的一個決策,已經將你們以前所做的承諾一一抹掉。你們為大裁員潮打響第一炮,還打破工人飯碗,令很多市民既失望又痛心。


其次是政府的角色,從「保就業」計劃到注資國泰,政府一直缺乏大決心限制企業裁員,反而恐怕他們不申請政府資助,借貨條款沒有限制裁員, 「保就業」計劃就業裁員也是扣錢了事,給人的感覺就是政府亂派錢幫企業,變相是沒有抵押的「提款機」,根本不在乎「保就業」這個政策本身的成效,這如何顯示政府管治的決心?


如果裁員潮不可免,最實際的方法,就是政府實施「緊急失業援助金」,為真正失業人士提供經濟支援。以支援國泰七億元的薪酬補貼為例,以援助金形式,每個月發放上限九千元,為期六個月,足以為一萬二千多位打工仔,提供「緊急失業援助金」,豈不是更有效更直接的措施嗎?


但最令人作嘔的,是一些攬炒派政棍的惺惺作態。以職工盟主席吳敏兒為例,大裁員潮下,一面哭喪着臉,一面鼓吹「經濟送中」的陰謀論煽動仇中情緒。大家不要忘記,就是包括職工盟屬會在往年的「修例風波」中,發動罷工、佔領機場,今年初又發起行動要求停飛內地航線,大搞「政治封關」仇中操作。雖說這次裁員主要原因是疫情,但亦因為過去這些排內仇中的政治操作,嚴重打擊香港好客開放的形象,相信就算疫情之後,香港的民航業也難以完全回復昔日的光輝,這就是他們口中的「攬炒」。


說到「攬炒」,最涼薄的,就是攬炒派力捧的新星之一岑敖暉,在大裁員的同一天,他在社交媒體大放厥詞,他說企業執笠,越來越多人失業,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再,是追求「攬炒」必然的經過,是基本的。要有這種政治覺悟,才能「救手足」。但說穿了, 「攬炒」的不包括政棍自己的利益,他可以繼續搞選舉搞眾籌。手足的「攬炒」,成就了他的「糧支」,攬炒派的世界觀,就是如此的冷血而奇妙,不禁令人嘖嘖稱奇。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年10月26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2
好正
3
心心眼
11
好好笑
11
令人傷心
14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