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修改傳媒定義只為撥亂反正
警方修改傳媒定義只為撥亂反正

本文作者為新界青年聯會副主席崔景恒


日前警方修訂《警察通例》,將「傳媒代表」的定義改為「已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登記的傳媒機構」,或「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聞通訊社、報章、雜誌、電台和電視廣播機構」的記者、攝影師及電視台工作人員。一群黃絲記者組織立即大罵做法嚴重影響採訪自由及新聞自由,又說香港會因此逐漸走向所謂「極權管治之路」。如無前因但警方卻突然修改定義,此等黃絲誤導言論當然能蒙混過關,但事實上有關結果絕對是黃絲種瓜得瓜的結果,警方撥亂反正絕對值得支持。


傳媒的工作是協助公眾了解問題、報導事件,甚或可發表公共見解,有人認為這是一種第四權,發揮監察政府的作用。姑勿論各位是否完全認同如此角色,但相信無人會認同傳媒的工作是製造新聞。但自去年6月以來,某部份黑暴假借記者之名,甚或是有黑記在製造新聞。例如︰當警方在示威現場執法時便經常有一大堆所謂記者築成人牆擋在警察與黑暴之間,更只將鏡頭對向警察而非暴徒,甚或有黑記出手搶犯。難道他自以為自己是「蜘蛛俠」Peter Parker ?與黑暴中的那個所謂「美國隊長」遙相呼應?此外,也有兒童在現場稱自己為記者,兒童被利用可悲,但更可恥的是在兒童背後教唆之人,或只是想製造警方恃強凌弱的觀感;還有黑記公然在直播以淫猥言語騷擾女警。教市民所知道的惡行已經如此一塌糊塗,實況又豈此如此?試問真傳媒又豈會造新聞得如此肆無忌憚? 


除此之外,筆者也曾聞說有段時期親建制的媒體根本無法進入衝突現場,只要一被發現輕則可能被黑暴嚇退,重則有受黑暴私刑風險。雖然現時由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登記的傳媒機構中,可能也存在黑記,但最少已經可以將黑暴扮記者、所謂學生記者,還有拿著手機身穿反光衣便說是記者的不專業和滋事份子剔除在封鎖線之外。更甚者,這個改動反可以防止有人魚目混珠,讓專業記者有更大空間進行採訪,減少對真記者的滋擾,讓事件可更加準確地呈現在市民眼前,實為行業和社會之福,不用再忍受充滿錯誤、偏見和歧視的新聞。


或者說白了,其實外國也有不少地方也有類似制度防範偽冒記者,為何黃絲記者組織和外國勢力等卻獨厚香港?而不是向整個世界吶喊?道理就有如攬炒派只為「12瞞逃」發聲,卻對在台5名偷渡暴徒噤聲一樣,攬炒派一直以來就愛似是而非地雙重標準,只要有利他們行事,一切便應為所欲為,無掩雞籠,其他事情?So what?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
好正
6
心心眼
2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